星空与尘埃 第十八章 天使与魔王(上)

星空与尘埃 第十八章 天使与魔王(上)

这一天注定是一个让泉水镇的人们毕生难忘的日子。

站在教堂百米外的镇民们,张大了嘴巴,呆若木鸡,他们先是看到一团炽烈的火光从教堂里升起,白昼下的教堂前所未有的明亮。紧接着,火焰从教堂的窗口、穹顶凶猛喷发,仿佛教堂里塞了一头火龙。最后,一阵黑色的旋风从浴火的殿堂里冲出,拥有数十年历史的泉水镇教堂在旋风中变成了一地的残砖破瓦,大片的尘埃随之冲天而起。

烟尘骤散,一只只生长着弯曲犄角,红褐色皮肤的恶魔迈着沉重的步伐从尘土的喧嚣中踏出,出现在了坍塌的教堂周围,恶魔们的手里一律提着用深渊魔铁打造的武器,淡黄色的眼珠里混杂着贪婪、憎恶、狂暴等人类眼中的一切负面感情。

许多镇民为眼前看到的景象惊慌失措,尖叫声和脚步声在街上弥漫,许多人震惊甚至已经地呆立在原地,忘记了逃跑。

神的殿堂里居然会跑出了恶魔这种生物,没有哪个帝国子民会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恶魔群中为首的是一只身材高大的炎魔,在他的身后紧跟着十来只恶魔,跟蠢蠢欲动的部下相比,这只作为首领的炎魔表现得异常冷静,他没有让恶魔们冲入街区大肆杀戮,而是轻轻眯起眼睛,抬起一根细长的手指,制止了身后魔群的骚动,然后用冰冷的目光打量着围观的镇民们。

看上去,这只炎魔显得比普通的恶魔理智许多,不过,即使是傻瓜也知道,恶魔的词典里绝不会有“理智”这个词汇。也没人会相信,这几十只恶魔大老远从无尽魔渊传送到这里,只是为了看个风景而已。

涤罪之炎被吹散的瞬间,狄安娜的脸色瞬间苍白了几分,同时,她感觉到身边多出了十几道充满恶意的目光,然而她并没有在意。

她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眼前的这个恶魔上。

这是只人型的恶魔,看上去,他的身材远没有其余的恶魔那般高大,两米左右的个头在恶魔群众中属于不折不扣的矮个子,然而身边不同于那些面孔狰狞的恶魔,以人类的角度来看,这只恶魔的面孔生的极为英俊,与众不同的青色甲胄和身后随风飞舞的纯黑色披风将他的形象衬托得更加英武不凡。

仅仅这一位恶魔身上散发出的邪恶气息就盖过了他所有的部下,头顶的深红色火山标记更是让他的身份昭然若揭。

神典记载,这个标记属于无尽魔渊第二层的领主---魔王萨麦尔。

眼前这个显然不是神典上记录的萨麦尔真身,不过考虑到降临到这个位面本身就需要耗费不少力量,仅仅十六个灵魂提供的魔力远不足以支持他发挥自己的全部力量,如果不是因为这里出现了令他最厌憎的光辉气息,他甚至懒得来到这里。

但现在他来了,那么,就意味着:眼前这位光辉之主的神眷者,绝无活下来的可能。

“你是我的食物。”低沉而浑厚的声音从魔王的唇间吐出,赫然是标准的大陆通用语,字正腔圆。

狄安娜看着这个仿佛只应该存在于神话故事里的生物,没有丝毫畏怯,头顶的天使印记闪耀着夺目的金色光辉。

金色光芒编织而成的羽翼出现在少女的身后,面对着传说中的敌人,身为神眷者的狄安娜第一次展现出了自己的全部力量。

对于信仰光辉的圣职者而言,他们神术的力量取决于信仰的坚定程度以及对光辉教义的理解,而像教宗这样的存在,举手投足间施展的神圣力量,规模几近神迹。

而在历史上,光辉的神眷者,本身就是神迹,这意味着,他们天生就能够直接召唤来自光辉的力量,不像一般圣职者那样,会受到各种各样的限制。

狄安娜伸手,圣焰化为一柄长剑,笔直地刺向身前的魔王。

火焰构成的剑锋重重地戳进了萨麦尔的甲胄里,灼热的圣焰让魔王脖颈的皮肤冒出一个个水泡,然而萨麦尔一无所觉,望向狄安娜的眼神里多出了几分兴致。

“很出色的力量,重要的是,还有很好的潜质,看来我这一趟没白跑,吞噬了你的灵魂后,我在无尽魔渊里的地位说不定可以比利维坦那个吃货高那么一点点了。”

“很可惜,你的神没有给予和你的力量相匹配的运气啊!”

说完这句调侃成分极浓的话语,萨麦尔握住了金红色的剑刃,圣焰发出愤怒的“滋滋”声响,然而在萨麦尔如同剧毒般魔力的侵蚀下,圣焰的颜色由旺盛的金变成无力的昏黄,并一点点缩水,最后变成了魔王手里冒出的一缕绛紫色青烟。

十多只恶魔当然不仅仅是来凑个热闹的,在火焰之剑刺向魔王的那一瞬,数头高大的镰刀魔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咆哮,挥舞着巨刀,作势欲扑,然而狄安娜身后光翼轻轻一拍,眨眼间就飞到了镰刀魔们的头顶,占据了高点的狄安娜环视一周,打量了一下面前的所有敌人。

四只生长着漆黑骨翼的骨魔,他们摇晃着仿佛下一刻就要散架的身躯游荡起来,骨魔的攻击力不高,但韧性极强,属于很难被杀死的对手。

两抹幽暗的影子隐藏在废墟的角落里,用阴冷的目光窥测着战况,影魔在恶魔谱系里虽不以战力著称,但他们是天生的暗杀者,随时都在寻找着发出致命一击的机会。

还有一位身穿灰色法袍的邪灵巫师,手持骷髅制成的法杖,站在炎魔的身畔。

这是一支兵种相当齐全的小型恶魔军团,战士、法师、刺客的混合搭配,无论出现在哪里都注定会是很让人头疼的组合,狄安娜的眉头皱了起来。

“杀。”

没有给她留下思考的余地,老谋深算的萨麦尔向他的部下下达了命令,恶魔们立刻行动起来,朝着惊惶不已的泉水镇镇民冲去。

狄安娜眼神一变,身后的光翼急剧震动,转身就要冲出去救人,然而她刚飞出几米,就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萨麦尔此时悬浮在空中,好整以暇地出现在她的面前,瞳孔中散发着极度危险的光芒。

“啧啧,看来本魔王似乎被你无视了啊,提醒一句,上一个敢对我这么干的天使可是被我丢进了深渊的熔岩池里呢。”

“你的废话似乎也和传闻里一样多。”狄安娜回敬了一句,丝毫不敢放松。

一头镰刀魔低下身子,兴奋地吐了吐舌头,唾液滴到了吓得昏死在地上的一位青年身上,他已经很久没有品尝过人肉的滋味了了,这不,眼前就有送上门来的,连打晕的功夫都省了。

镰刀劈下,却没有如恶魔想像的那样将青年一分为二,反而僵在了半空中。

赤红色的枪尖贯穿了他的身体,从他的腹部探了出来,环绕枪身的火蛇把恶魔身上流出的血液蒸发得一滴不剩。

镰刀魔愤怒的舞动着双臂,镰刀在半空中胡乱寻找着目标劈砍,不过并没能挽救主人倒下的命运,最终,这只贪吃的镰刀魔扑通一声躺在了他的“食物”旁。

莫德雷德从恶魔的体内拔出深红流火,抬起头,面罩下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惊诧,因为在他制服这只镰刀魔的短短几十秒内,泉水镇的大街上居然又多出了三具镰刀魔的尸体,头颅或胸口上覆盖着一层白色结晶。

他当然清楚这是谁的杰作。

但是,也太快了吧?

这些可是来自无尽魔渊里货真价实的恶魔,怎么落在这个家伙手上就跟切菜似得?

“恶魔的弱点是头部和心脏,要想彻底杀死他们,重点攻击这两个地方,你那种方法效率太低了。”君士坦丁说道。

“你杀过恶魔?”

“不多,几百只而已。”君士坦丁说道,“他们的武器最好留下来,别损坏了,深渊魔铁可是很值钱的魔法材料。”

莫德雷德伸手指向高空中的萨麦尔,“我看那家伙身上的铠甲也挺值钱的,你要不要试一下把它也剥下来。”

“我倒是想。”君士坦丁居然很认真地回了一句。“不过眼下最要紧的是另一件事。”

“什么?”

“摧毁召唤恶魔的魔法阵,那个魔法阵是连接无尽魔渊的钥匙,恶魔们是要通过它来汲取魔力活动的,只有摧毁它,才能让这些家伙们滚蛋。”

“要怎么做?”

“这种事交给我,你去对付那些攻击镇民的恶魔。”君士坦丁向着教堂飞奔而去。

当来到坍塌的教堂外时,他感到一股强大的魔力波动源源不断从废墟的中心涌出。

对君士坦丁来说,这股魔力波动并不陌生。

废墟里烟雾弥漫,走进残垣断壁中,他谨慎地拔出晨曦,小心翼翼地走进灰色的尘雾中,借着水晶剑的光亮向前摸索。

突然,一阵风卷来,烟雾中,一记刀光斩落,荡开飞扬的尘土,直奔君士坦丁面门。

少年修士猛地顿住脚步,侧身避过这一击,反手一剑刺出。

烟雾散开,君士坦丁看清了对手的面孔,这只恶魔的身体呈现出纯粹的黑色,像一团阴影,根本没有实体,晨曦毫无滞碍地穿过了恶魔的身躯,却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伤痕。

影魔,恶魔中尤为特殊的一种,他们是半灵体化的存在,身体能够完全免疫刀剑带来的物理伤害,有着极为惊人的移动速度,堪称恶魔中天生的刺客。

此刻出现在君士坦丁面前的,毫无疑问就是一头影魔。

而在少年后面,又有一团阴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利刃斩向君士坦丁的后颈。

“原来是两个同行啊。”面对两个超出常理的对手,君士坦丁似乎并不怎么慌张,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影魔身体晃了晃,准备利用身体的免伤特性进一步靠近对手,和同伴一起发出最后一击,在他眼中,这个人类此刻应该是被吓傻了。

但它随即惊愕地发现,自己的下半身居然不知什么时候蒙上了一层雪白的晶体,晶体迅速扩大,将它的全身都包覆起来。于是,影魔保持着挥刀的姿势僵在原地。

君士坦丁左手扬起,翡翠色的剑鞘往脑后一横,挡下了刺向后颈的一刀,随后拔出晨曦,失去重心的影魔一头撞在地上,化为了一地的黑色碎片。

第二只影魔迅速后退,想重新退入到废墟中,等待下一次出手的机会,不过,眼前的人类“同行”完全不给它这个机会。水晶剑抹出一道雪亮的弧光,划过影魔的头颅,晨曦独有的魔力光华吞噬了恶魔的身体,让它步入了同伴的后尘。

影魔的身体固然能免疫刀剑带来的伤害,但相应的,这种强大能力的副作用是牺牲自身的魔法抗性,面对晨曦这样的魔法武器,它的弱点可以说暴露无遗。

但能一口气杀死两只影魔,紧靠一把魔法武器还是远远不够的,在这场短暂却凶险的交锋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依然是君士坦丁所表现出的,属于顶尖杀手的反应和判断力。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夏保志
母乳性性黄疸症状及表现
宝宝不拉大便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