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何如守

江南何如守,久淹科场,中年犹作困兽斗。乙酉大比,再黜秋闱,遂绝望。何氏固望门,中落耳,至公,恒产无多。公罄所余,鬻而捐输六十千,三年,得知宜洪县。治任,以酷政善其绩,擢知胡州。因贪墨,遭弹劾,迁盐课提举司,续从五品。公时年五十有八,敛财如蓬火。然时不我待,致仕非远矣。心有不甘。乃纠集同僚至好,力推“延退”新政,未果。首鼠之下,转求其次,求田问舍于郊山之阿。

是日,公之“林泉茅舍”完竣,一干僚属,举酒同贺。筵次,公略具惫色,自掇一摇椅,小憩于前庭古樟之荫。仰望碧琉朱甍,怀少宽。即此古樟,移于他山,靡资逾万矣。但其枝繁叶茂,巨盖浓荫,假以青龙白虎地,何氏或中兴焉。忽念及后继乏人,陡生凄凉。公固有一男一女,为前妻裹挟,连带千万家财细软,早移民邦外。填房李氏,昔之名优也,恨无出。所幸,由知县而知州,继迁盐课,财源未断,家业得重塑,再逾千万矣。

蒙胧间,有童子过身侧。公疑此处自无居户,何来小童?因注目之。童迳自穿庭而入,为公喝止:“何处小儿,擅闯门户?”童反诘之:“公不忆‘蹇马’乎?”先是,宜洪县有马姓者,名謇,进士出身,名儒也。不屑于官场倾轧,早辞。生计窘迫,布衣蔬食,代步者,唯一蹇马尔。数任知县,皆顾惜之。济以财帛,皆弗受。因礼邀,于县衙之左设学馆,昏旦切艺。马公满腹经纶,桃李日繁,一方莫不敬之。何公以马謇异于己行,首存芥蒂。比至任,每以“蹇马”揶揄之。一日,公偶卜前程于王林大师,大师曰:“紫气东来,蟒玉或可期。”公问:“何迟?”曰:“为学馆所阻。彼马謇,禄存星也,不合与紫微共守。今两星同宫,偏遇羊陀。二取其一,非此即彼。”公因耿耿,辄觅马謇讲习言语之隙,加“妖言惑众”之罪,兴冤狱,拆学馆。未期年,马公瘐死。其蹇马亦为衙役虐毙,分而食之。此乃陈年旧事也,今闻小童唐突言之,公颇不快。意少懈,童不复见矣。

三年,公休致。一日,公于庭廊饲鸟,养娘忽报:“生矣!”前岁春,公问子嗣于王林大师,大师指点曰:“金钱世界,重金啖送子娘娘,或有斩获。”公诺。乃偕李夫人,千里顶香,赴娘娘庙之“喜神会”。喜神会者,“会首”以所备之木雕童偶,隔空抛之,任一众香客竞夺也。据传,获者,则人丁兴旺,香火永继。公因捐百贯香油于先,比至会喜神,木偶自当投怀而入。无何,李氏果怀六甲。俄获喜报,公急询之曰:“男耶女耶?”养娘曰:“白生生小官人也!”公疾趋后室,稳婆业已抱小公子讨赏于前。公检视之,觉此儿极面善,思疑良久。

公老年得子,何啻瞽而光明者哉!因名之“何爽”,拱璧之。非锦勿衣,非玉勿食。偶染小恙,惟名医是访也。

儿渐长,性乖张。三岁能骂,五岁善踢。在室,每致乳娘足跛;于外,屡使老翁赔医也。方总角,喜以财络友,广交泼皮。动辄车轿蝇集于赌场酒楼,舞枪弄棒,荡侈淫奢。讨债者,门庭若市。未久,翁囊积为空矣。

忽一日,有地方传翁:何爽聚众群殴,致坏一命,令翁听讼折狱。比翁至,堂外已鼎沸。翁厕身旁听,略晓原委。殒命者周某,亦为好闲之徒,帮闲者极众。周属意一女子,强占之。女之情人二狗,乃何爽之帮闲也。二狗央代其出头,爽慨诺之。遂聚数十乌合,明挑周家帮,至有周某遭乱刀毙命之案。周某之父,为一方豪富,欲壑未满,早觊觎翁之“林泉茅舍”。今藉此端起讼,偿命、赔财,不可或缺也。未几,堂上有判词。判有云:

“……周某强占民女,犯法在先;何某聚众生事,怙恶于后。死者已矣,生者当罚。判,首犯何爽及主犯二狗斩首,申报刑部,秋后问决。并,查没何爽、二狗之一应财产。念,何翁为官多年,老无所寄,特准假寓,以期天年。”判已,喝:“各五十刑棍,收监!”何翁忽闻马嘶,未明就里,已乱棍加臀,踣厥。数棍下,皂役忽觉有异,住。视之,棒下乃何翁也,何爽已不复存焉。遂扶翁起。堂上,遗马粪数枚。

是岁腊,大雪。翁棒疮少愈,杖而出,倚古樟凝眺。漫天纷纷而坠者,及地无声息。或附树攀枝,亦为寒风催落。茫茫乾坤,终无依归。念及何门中兴事,所谓“龙钟负烟雪,枉有凌云心”。忽觉寒意自足生,至心,豁然有所悟,至脑,冥然而卒矣。时年七十有七。

共 164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用文言文写的传奇小说,可谓别具一格,令人眼前一亮。小说中的主人公何如守多次参加科考,一直到中年都没有考中,只能花钱去买了一个官做,从此“酷政”、“贪墨”,不断“敛财如蓬火”,直至以“妖言惑众之罪”害死名儒马謇,种下因果遭恶报……作者以简练传神的浅近文言,揭露了那个时代科举腐朽、官场黑暗、民风日下的黑暗世道,写出了作恶者受到应有惩罚的丑态,具有较大的讽刺和劝诫意义。好文共赏,!(:禅残)【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09: 6:18 十分欣赏立仁的古文功底,语言通顺雅致而意思明了,再现聊斋之神韵。欢迎继续赐稿短篇小说栏目,期待更多佳作! 安心读世界, 写人生。

回复1楼文友: 1 :24:42 谢谢禅残的和点评!更谢谢对我尝试用文言写作的支持!

现今用文言文,很难把握尺度。稍微规范一点,大多反映读不懂,过于浅显,又像白话。试验很久,几乎想放弃。是司药主编专门为我写文章鼓励,才得以坚持。尽管如此,也有很久没写了。现在拿捏出来的,已经介乎近代文言和现代白话之间,很不规范。见笑!

2楼文友: 10:2 :40 恭喜获得精品,再接再厉! 安心读世界, 写人生。

回复2楼文友: 12:4 : 4 谢推荐!

维生素D滴剂治疗腿疼吗
宝宝发烧手脚冰凉
月经迟迟不来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