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灵药师系统 1278.危险!周琰!

超级灵药师系统 1278.危险!周琰!

医院门前的花园路前,周琰在激动的等着她的父母。对她来说,能让她的父母看到她跟叶若的妈妈,也就是她的婆婆一起吃饭,她这一辈子就可以真的对她的父母有所交代了,可以让二老不但不用担心她,反倒还要自豪了。至少不用被人家指指点点的在背后说,家里有一个离过婚然后就再也嫁不出去的女儿了。周琰不在乎别人对她的指点,可是,她不能不在乎父母在外面的颜面。她很在乎父母亲在外面的颜面。她不能让她的父母在外面一直被人瞧得起了大半辈子,一世英名,最后却毁在晚年,毁在她的身上。所以,当见到叶若带着妈妈来见她,甚至愿意请她们一家人来一起坐坐吃饭时,周琰的心里会是那样的幸福,那样的激动。

此时此刻,周琰的手里都紧紧握着叶韵竹给她的红包呢。在她眼里,不是在乎那个红包里的钱。她虽然不是多有钱,但是作为小有名气的医生,周琰这么多年,还是存下了一些薪水的。所以,周琰不算缺钱,不会多惦记这个红包里包着多少钱。她在乎的是这笔钱是红包,是婆婆给的红包。你懂吗?那这笔钱,就不止是钱那么简单了。

周琰的身前路边,停了一辆出租车,上面下来两个人。

周琰看到了,立即激动的跑了过去,到了路边去迎接。

一跑到父母的身边,周琰就快乐的像个孩子似得蹦蹦跳跳到父母的跟前道:“爸,妈,看!我婆婆给我的红包!”

周父忙着给司机车资,都是忍不住看着这样开心的女儿笑了。周母就更不用说了,更为女儿高兴了,甚至当场就是抢过女儿手里的红包,直说要打开看看里面红包的分量了。

“从对方包红包的分量,就能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拿咱们当回事了。我来看看。他们家的红包给的足不足。哎,傻丫头,你早就拿到了红包,你也没拆开看过啊!”周母抢过红包。急着要拆开看看叶若家的诚意足不足,才是突然发现她的傻女儿,早就拿到红包了,却是到现在都没有拆开呢。

听到母亲的奇怪,周琰快乐的过去趴在母亲身后肩膀上道了:“当然是留着给妈。咱们母女一起拆着看了。我相信,我夫君不会亏待我的。他那么好,妈,你说是不是啊!”

“那倒是!”听到女儿这话,周母都是跟着忍不住对叶若赞不绝口了:“小若这孩子,说话从来算数。说是会对你好,会来咱们家看望我们,会带你见婆婆,这一桩桩一件件,他都不是做到了吗?所以。我看这孩子,靠得住。至少比……靠得住。”周母不小心提起了周琰的前任,也就是他们给她为了家族利益而联姻的对象,心里马上自责不已了。是她们毁了这么好女儿的半生幸福啊。不过好在,现在她们的女儿,遇到了真正的真命天子,叶若!她们对叶若万分的满意和期待,心情总算才能是好了些。

周母这才是能够淡然的继续去拆叶若家给的红包了,一边拆,一边道:“这红包不怎么厚啊。但是却很沉的,这么奇怪,真让人好奇这里面装着什么东西?不像是钱,也不像是支票。呃。是金票!好漂亮的金票,老周,你来看看!”

“嗯。不错。没想到,人家竟然给的是金票。别说这张金票,可以到叶家名下的任何一家铺子兑换出足额的现金来,就算是不兑换。只是说这张金票的做工,就能拿去当做艺术品去拍卖了。咱们家也不算缺钱,这张金票,咱们就不兑换了。留着传家吧。回家就让你妈装裱进相框里,收在保险箱里,不轻易给人看。”周父立即欣然道了。

“好,那我就收着了。女儿,你不会舍不得吧?不要怕,爸妈不要你的,等爸妈老了,走了,这些还不都是你的。”周母半开着玩笑地道了。

“妈!瞧您说的。你们会长命百岁的。收着吧。以后啊,咱们家来了亲戚,让你们拿给别人看,也让你们二老脸上有光,在亲戚面前,抬得起头!”周琰懂事地道。人情世故,她不想理,可是,她知道,终究逃脱不了这人情世故的。只是现在她的爸妈还在,还有她们来替她c心,她可以暂时不用管那些而已。但是以后,等她的父母老了,周琰知道,到那个时候,她就要像父母一样,为她自己的孩子担起这样的保护了。

“你这孩子,越来越懂事了。以前啊,都是还让我们c心。但是现在,你跟了小若,人就是不一样了,也活泼开朗多了。哎?对了,小若呢?怎么不见人?”说起叶若,周母顿时奇怪叶若怎么不见人影了。

“他啊,他们家有亲戚在医院里住院,他就带着我婆婆先去看看了。一会儿就来了。妈,我带您,咱们先去挑个安静又手艺不错的酒楼,等下吃饭吧。别什么都让我夫君c心,他很忙的,让他省省心吧。”周琰为叶若知心地道了。

“哈,我女儿都知道体贴人了。好,那就跟女儿去挑酒楼去。老周,跟上。”周母也是跟着乐了,然后欣然跟着女儿走了。

在车道上,一辆挂着特殊号牌的越野车里,却是有一双眼睛,恶毒的在盯着周琰一家人在看。这个开着气派大气越野车的男人,看着周琰一家人尽情的欢笑,眼神就越发的恶毒起来。

难怪他会看不得周琰家人好,因为他就是周琰的前夫。那个被周琰痛快签字,同意离婚的男人。他前段时间,成为他那个圈子里的一个小笑柄,被人背后说笑了好多天。到现在,他仿佛仍旧能够感觉到别人在背后说他,说他被周琰给坑了一道,上了周琰的当。其实是周琰想离婚,然后他只不过是没玩过周琰的手段,周琰不想做先提出离婚的恶人,所以就使计谋让他来做这个恶人!不然,你见过,男人去跟妻子提离婚,女人却是不跟着哭闹的?会有拿签过字的离婚协议,淡然甩丈夫一脸的。甚至,周琰什么都没要。房子,车子,提都没提,这更加让人觉得是周琰坑了他一道,人家周琰就是只想要离婚,所以才什么都没要。再后来,又有了周琰早就跟华海那个纨绔大少叶若有一腿的流言传出来,说周琰不止让他做了绿毛龟,还摆了他一道,让他成为趁着周家落难时,就主动提出离婚,跟周家划清界限的负心薄幸人,现代陈世美!最后,人家周琰反倒一点不落别人的埋怨,所以说,是周琰下得一手好棋啊。想些这些背后别人的流言,这个男人就恨不得杀人!

他不是离不起婚,他是无法忍受,离了婚,还被人指点是被人在智商上被碾压了一道。现在看着周琰被他给甩了,反倒笑得比她当他媳妇时还要快意,还要自然,还要阳光,这个男人就更加受不了了!不能让这个女人摆了他一道,让他做了二百五,她却还能那么得意,要知道,他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从来只有他欺负别人,哪有别人欺负他的道理!他做人,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窝囊过,不行,这口气必须出!越想越觉得今天不找回做男人的尊严,以后就没法面对自己的男人,根本不顾身边还有个女伴呢,也不顾正在等的红绿灯,一脚油门,强行冲灯,然后原地甩尾,马力强劲的越野车直接无视了路牙石,一下就是爬了过去!男人把车开上了人行道,然后又是一脚油门,瞬间冲到了周家人一行三口的面前!

嗤!

急停!未完待续。

邢台男科医院哪家好
活络油能治疗关节酸痛吗
经期不准怎么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