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的爱情理念

贾宝玉的爱情理念

无论是古代,还是现在,在人们的心目中,贾宝玉娶到了薛宝钗,那是他三生修来的福份;退一步来说,即使他娶了史湘云,也是很尽人意的。而这个混世魔王,偏偏就要死要活地认定了林黛玉,非她不娶,你说怪也不怪!

笔者也曾想,假如我是贾宝玉,我会爱谁?但在自己给自己提出这个问题的同时,立刻又想到,我爱谁和我想娶谁,实际上不是同一个命题。按理说,爱谁就娶谁,不就得了;但事情却没有如此简单。倘若爱谁就娶谁,这个命题成立,那么就正好是贾宝玉的爱情理念。他爱林黛玉,所以他要娶林黛玉,没错吧?没错。所以,让贾宝玉去娶薛宝钗或史湘云,只是局外人的带着个人价值取向的一种强加,是我,也包括许多人的仅仅是属于我们个人的想法,是对我们自我心中的理想配偶的选项。

不管读者爱薛宝钗,还是爱史湘云,都不关贾宝玉的事,他只爱林黛玉。贾宝玉只爱林黛玉,并不妨碍别人去爱薛宝钗和史湘云,即所谓的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但贾宝玉只爱林黛玉,却值得研究。也就是说,为什么,他只爱林黛玉,而不爱相貌、聪慧、才情并不亚于林黛玉的薛宝钗和史湘云?

要解答这个问题,还得先来看《红楼梦》说的,也就是曹雪芹在金陵十二钗的判词里写的那些话。按理说,在《红楼梦》整部作品中,林黛玉、薛宝钗所占的比重是很大的,不同于其他任何人物,而在金陵十二钗的判词中,却把一二号人物林黛玉和薛宝钗的判词糅合在了一起,而且只用了二十个字: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而写给史湘云的判词却是单独的,文字也较长: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转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就贾宝玉与林黛玉、薛宝钗和史湘云将来婚姻的伏笔暗示来说,贾宝玉有玉,薛宝钗有金,史湘云有麒麟,唯独林黛玉什么也没有。而实际上,史湘云的麒麟,在以贾母为代表的贾府对于贾宝玉的婚姻安排中,没有特殊意义。在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三角婚姻未出现之前,我们就已经知道,史湘云被排除在贾宝玉婚姻对象之外了。那么,曹雪芹给史湘云的麒麟这个安排,似乎就写得多余。它唯一的作用,就是加深林黛玉的痛苦和担忧,在她心目中多了一个情敌。

金玉良缘是以贾母为代表的贾府,对贾宝玉的婚姻最具权威性的认可和安排,而贾宝玉却偏要去追求木石前盟,爱我所爱,无怨无悔。曹雪芹在写林黛玉和薛宝钗这两个人物时,心里非常纠结,她俩分别一个是贾宝玉爱情的象征,一个是贾宝玉婚姻的象征,命中注定了都要与贾宝玉发生剪不断、理还乱的联系,就只好把二者的判词糅合在了一起,相互对照,相互映衬,一个可叹,一个堪怜,无论是贤妻良母,还是冰雪聪明,最终都逃不掉林中挂和雪里埋的悲惨命运。

在过去的红学研究中,有钗黛合一的说法,主要理由就是她们合二为一的判词,另外觉得将她们合二为一,最符合读者心中的理想,是一种两全其美的主观想法,既成全了木石前盟,又维护了金玉良缘,皆大欢喜。在许多男士的心目中,作为婚姻的价值取向,都很认可薛宝钗,在丈夫面前,她很体贴,善解人意,很隐忍,是上好的贤内助。而要引为知己,成为心心相印,可以掏心掏肺的伴侣,却又偏向于林黛玉。那么,将钗黛合二为一,就再也理想不过了。

然而,事实却是残酷的,传统文化里中庸之道的思想在这里行不通,木石前盟与金玉良缘是两股道上跑的车,其矛盾不能折中,无法调和。就林黛玉和薛宝钗二人来说,一个是寄人篱下的孤儿,一个是皇家大商人的女儿;一个天真率直,一个城府极深;一个孤立无援,一个有多方支持;一个是叛逆者,一个是卫道士。二人除了才思相近,心性、性格、相貌、处境、好恶、人脉等等,都截然不同,无法合二为一。

作为人妻,林黛玉并不理想。第一,她的性格不好,尖酸,刻薄,挑剔,小心眼,小性子,多愁善感,喜欢哭泣;第二,她的身体不好,患有慢性肺结核,弱不禁风,娇喘无力,骨瘦如柴,没有富态,没有福相。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在贾宝玉心里却是我之所爱,我的唯一,我的心肝,我的宝贝。这就是爱情,说不清,道不明,没有世俗,不为功利,唯一的理由就是,爱你爱到骨子里,爱你爱到血液中。为了她,可以生死相许,可以抛妻弃子,可以不要功名,可以出家去当和尚,可以只留下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对于贾宝玉来说,他非常艳羡宝姐姐的相貌和肌肤,却不爱她这个人;他爱林妹妹这个人,却并不在乎她的性格弱点和身体状况。这就是典型的情人眼里出西施,他爱屋及乌,爱一个人,甚至连她的缺点也一并爱着,这就是真心、真爱。

所以,贾宝玉爱林黛玉,是一种爱情的价值取向,而不是一种婚姻的价值取向。恩格斯说过: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可惜的是,在中国封建社会,只有婚姻一事,没有爱情一说,爱情的有无,与婚姻无关,与道德更不沾边。在封建主流意识当中,婚姻的唯一目的就是传宗接代,任何指责和阻挠这个人之大伦的言论和行为,那才是不道德的。

贾宝玉爱林黛玉,而且爱得那样执著,一条道上走到黑,似乎不大符合许多男子心目中的择偶标准。归根结底,还是一个爱情的价值取向和婚姻的价值取向问题。混淆了二者的根本区别,就无法理解贾宝玉这个艺术人物,以及他的真挚的感情和在这个感情支配下的那些不近情理的决绝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