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站了很久

他站了很久,似乎在等什么,又似乎什么没有。
良久,终于有一个人走过来。他并没有回头,道:“你还是来了。”
那是一个体态曼妙的女子,蒙着一层面纱,看着他,似乎是笑了笑。“你知道我会来。”
然后是死一般的寂静。
——楔子

狄家今日和往常不大一样,往日幽静的院子里坐满了各路的江湖侠客。狄柯一面招呼着,一面看着门外。直到血色的夕阳渐渐落了下去,一个长长的影子慢慢拖进了院子。狄柯看到,快步走上前,道:“先生,你终于来了。”
“嗯。”进来的是一个老者,看起来瘦弱无力,拄着一根拐杖。院子里的人看到他,却都静了下来。一个年轻点的看到,嗤笑到:“狄老爷,这事我们来做便好,要这种老家伙作甚?”狄柯的脸色一变,还未开口,那人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已没了鼻息。老者似乎什么都没看到,从尸体上踩了过去。
“先生,那东西可有确切的消息?”狄柯和老者穿过走廊,让管家安排好那些院子里的人,和老者往后山走去。“不会有错,幻焱老鬼已经在葛镇了,十几年都未出现,这次忽然去那里,定是要夺取《曲辞》。”“劳烦先生费力,这次炎无殇邀了玄远和幻尘,先生只需拖住他们,剩下的人我们来对付。”
夜,很静。天亮的时候,狄家又恢复了往常的幽静,只有几个家丁在打扫院子,而昨天晚上的那些人,仿佛从来没有来过。

葛镇的泰安酒楼,今日来了许多陌生的客人。从衣着和谈吐来看,即使极力掩饰,也还是能看出是江湖上的人。为首的老者看了看四周,缓缓地说道:“小二,上几坛好酒。”“客官,我们这有陈酿的女儿红,要不要尝尝?”“嗯。”话音刚落,就有人笑了起来,“这垂死的老家伙也配喝女儿红?喝尿去吧!”和他同行的人一起笑了起来。狄柯不动声色地握住老者微微抬起的手,道:“先生,不可动手,如今暴露身份了可就拿不到那东西了。”老者又看了几眼,将手放了下去,“让他们再多活一会。”
狄柯让店小二上了些菜,那几个人对小二大喊道:“小二,结账!快点,别耽误了爷的正事儿!” 老者看着他们走出酒店,点了一下拐杖,没多久,忽然听见门外响起咒骂声:“是谁暗算我们!有本事出来,在暗处躲躲藏藏算什么英雄好……”话未说完,也倒了下去。
“先生,这样做恐怕不太妙啊。”狄柯看着门外,附耳说道。老者只是看了看,“放心,我鬼手的称号不是凭空得来的,在我手上死去的人有千百个,却从未有人知道到底是如何死去的。”狄柯听了,稍稍放下心来,又说道:“大家今天就在此歇息,明天再继续赶路。”众人回了一声“是。”又继续吃起饭来,似乎他们只是路人。

“先生,《曲辞》确定会在今晚到这里么。”
“乾天的消息向来不会有错,只是他说这次除了玄远和幻尘,还有一个神秘的女人,连他也无法调查到她的来历,只知道似乎是叫月研。”
“月研!”狄柯心里一紧,那个三年前的影子又开始清晰起来。他知道不知道当初月研为什么离开,但他现在隐隐猜到了,她应该是在三年前就有了《曲辞》的消息。
“先生,月研不好对付,你要小心些才好。”良久,狄柯轻声说道。
“嗯。”老者忽然挑了灯芯,“来了。”
外面依旧是死一样的沉寂,忽然从某一处爆出一股劲气,冲向路边的一辆马车。随后又有许多影子从四处跃起,厮杀声瞬间充斥了整个葛镇。
“先生,我们要动手么?”
“就让那些人先去送死吧,这辆马车,是空的。”
狄柯心里一惊,“先生如何得知?”
老者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道:“走吧,有这些人拖着,我们也该去拿《曲辞》了。”说完,便从窗户跃了出去,朝北行去。狄柯也随之跃出,渐渐远离了厮杀声。

“先生,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是不是乾天的信息错了?”
老者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忽然说道,“三位既然都在,也不必多言,《曲辞》老夫今日必须带走!”
“鬼手果然名不虚传,只是今日这《曲辞》,我们不能交给先生。
话音刚落,鬼手将手杖刺出,使出一式“断岩式”,玄远侧身躲过,用剑挡下这一式,顺势一腿踢向鬼手,幻尘一枪刺出,被鬼手一脚踢开,又在空中反身拉过玄远的手腕,一杖打在他背上,将他击打到了地上。刚要一脚踩下,幻尘一式“枪出如龙”刺向他的肩膀,惊得他连忙避开。狄柯刚要上去帮他,月研从他后面走出来:“不用争了,《曲辞》早已不在这里。”
几人同时一惊,“那在哪里?”
“在鬼无影手中。”

“月研,你还是来了。”
“我说过,三年之后,无论如何。我都会回来。”
狄柯看着她,苦笑道:“你应该已经知道《曲辞》是什么了。”
月研看着他:“是,我早已知道,所以才会去找,我只是没有想到,当初我月家三百七十四口,全部是死在你的剑下。”
“当初月家之事,是我不对,《曲辞》早就应该毁掉,只是当初不知被谁盗了去。如今你已得到《曲辞》,你要如何,我绝不会还手。”
“我只是不能接受,从小将我养大的人,是我的仇人。”
狄柯看着他,“即使你不动手,鬼无影大人也不会善罢甘休,当初他与你父亲是患难之交,他既然知道了,便一定会杀了我。”
月研看着他,良久,一剑刺向他的胸口,生生将他的胸口刺穿。
不久,长安传出消息,长安狄家一夜被灭口,连府邸都被一夜焚尽。
长安狄家,一夜之间成了长安的过去。

共 201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江湖上刀光剑影,快意恩仇,为某件东西争夺,为昔日恩怨血腥杀戮,是写武侠小说的要素。此篇小说篇幅短小,无一例外依然是江湖恩怨充满着暴风骤雨的前奏,文中人物狄柯为一本《曲辞》不惜伤害众多无辜,导致对方三年后卷土重来以此雪耻当年三百多家人躺倒血泊的悲惨之仇。人性自私的内心,往往导致为利益之战的腥风血雨,即便是当代现实中,依然渗透着人性之间的无尽掠夺和争斗。此文描写场景、人物、语言都很到位,只是部分脉络有些模糊,比如文中关键之争之物《曲辞》,其内容是什么,为什么因它引起庞大的杀戮,也许篇幅所限,人物关系及内容构造再有所挖掘会更好。总而言之,整体展现的武侠风范不错。欣赏,推荐阅读。【编辑:风轩】
回复1 楼 文友: 2014-10-17 15:19:28 风轩阿姨,不是同体哦
2 楼 文友: 2014-10-17 1 : 7:08 按语也许不到处,海涵。
祝创作愉快!
回复2 楼 文友: 2014-10-17 15:20:26 按语很好。至于小说中需要出现的东西,会在下一篇中写出来
 楼 文友: 2014-10-17 14:4 :47 这个我在空间看了,支持! 回复  楼 文友: 2014-10-17 15:20:45 多谢梳子支持哈
4 楼 文友: 2014-10-17 18:40:47 江湖恩怨何起何落?文章带着悬疑而来,带着悬疑而终。楔子中或许正应了那句话,该来的终归要来。简练的语言,鲜明的人物性格,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描绘了为《曲辞》而群雄争夺的江湖,以及人物之间背后的恩怨。
最后的狄家一夜之间被灭门,是不是像极了当年月家惨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或许几十年后的江湖是不是依旧有一场为《曲辞》争夺的故事,是不是依旧有一场为报仇的生死决斗,江湖在,恩怨无休。起起落落,月家消失了,狄家也成了长安的过去。我们不禁要问,江湖留下了谁?,或许只有无尽的恩恩怨怨。《曲辞》又为何物?文中没有细说,或许它只是能带来名利的虚无之物。欣赏佳作,问好墨雪!
回复4 楼 文友: 2014-10-17 22:27:59 多谢小镇的支持。
5 楼 文友: 2014-10-17 2 : 9:41 墨姑娘好棒哒!支持!期待下文
回复5 楼 文友: 2014-10-18 00: 1:09 萱儿,叫我墨叔
6 楼 文友: 2014-10-18 08: 0:52 月研看着他,良久,一剑刺向他的胸口,生生将他的胸口刺穿。
不久,长安传出消息,长安狄家一夜被灭口,连府邸都被一夜焚尽。
长安狄家,一夜之间成了长安的过去。
欣赏佳作。问好学习!北海治疗癫痫病费用
大庆牛皮癣医院
用法用量明确精准的止咳药有哪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