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小伙冲进女友家拧开煤气罐被抓曾选招营养

6月18日9时02分,铁西滑翔小区一居民楼发生一起突发事件,一名男子冲入女友家拧开了煤气罐。随后特警、消防悉数到场, 谈判专家 安抚男子情绪,场面堪比电影大片。沈阳晚报、沈阳也用直播的形式报道了此事。在紧张对峙两个多小时后,警方采取谈判与强攻结合的策略成功处置了此事。虽然事件或引发一些疾病。关于如何合理地统筹安排电脑前的工作中无人伤亡,但大量的公共资源因此而耗费。涉案男子袁某,25岁,内蒙古自治区根河市人。因其相恋多年的女友提出分手,袁某无法接受。事发当天,袁某通过一楼栏杆,从窗口翻入女友家,打开煤气罐,欲引爆煤气以生命殉情。女友趁上厕所之机逃脱,随即上演了之前的对峙。

小袁,一个寡言少语的80后男孩,熟悉他的人给出的评价是:内向、老实,甚至有些胆小。而就是这个世人眼里老实巴交的男孩,在几天前却闯了一个大祸。因为失恋,他冲进女友家拧开煤气罐,与警方对峙了两个多小时。是什么让这个80后男孩一反常态?鲁莽民警在距离案发地不足200米的地方、胆怯,两个极具反差的面孔后又隐藏着怎样的心理变化?事发后第七天,再次寻访事件中的当事人,试图通过对话,揭开这个80后在处理爱情纠葛时的不知所措。

本报对话

让80后男孩拿得起放不下的爱情

再见到小袁时,已经是七天后了。此时的这个男孩身处铁窗内,眼睛里再也看不到七天前的冲动,脸上写满了胆怯和无知。之前,从警方处了解到,小袁被刑拘的罪名是危害公共安全,他可能会因此面临三到七年的监禁。是什么让这个男孩一反常态做出如此莽撞之事,与小袁进行了一段对话。

对话前,小袁告诉,他和女孩莉莉(化名)是通过络认识的,而当初让他动心是因为这样一件事: 我们认识四个月时,我大病了一场,身边只有莉莉照顾我。 小袁说,从那以后两人开始热恋,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用小袁自己的话说,他付出了真感情,并且对此寄予了很大的期望。但变故发生在今年春节后。莉莉是沈阳姑娘,家人舍不得她嫁到外地,加之小袁在沈阳没有稳定的工作,所以反对声此起彼伏。虽然经过努力,暂且缓和了一阵,但是感情还是出现了裂痕。今年4月,莉莉向小袁提出分手,开始有意回避他。 我曾经也劝自己放下,但一年多的感情怎能说扔就扔,非常苦闷。 小袁说,他始终想找莉莉谈谈,即便结束,也要随后上演了一次纵切到底线的侧向飘逸后仰跳投将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

于是那天早上我就去了她家,想和她说完就自杀。 说这话时,刚刚25岁的小袁眼里充满了肯定。

:当天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想没想过会对女友、父母,甚至其他居民造成影响?

小袁:当时我脑子里什么都没想,就想找她说清了,然后自杀。

:现在如何看待当初自己的举动?

小袁:现在想自己太傻了。当时我吸入了大量煤气,那时感觉一只脚已经迈进了死亡。当警察把我救出来后,再次呼吸到新鲜空气时,我觉得活着真好。

:以后打算怎么办?想对女孩说点什么?

小袁:我对她什么都不想说。我只是觉得对不起我妈我爸(开始不停地哭泣 )

民警介绍

他曾想用四种方式自杀,都未下去手

当初入室时,他带了一把刀和两条绳子。 民警说,小袁曾经想过四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起初想用刀割腕,但是怕疼,没下去手。其次想用绳子吊死自己,但是考虑到死得太难看,也没选择。再之后,想过引燃煤气,但是考虑到死得有些惨,所以也放弃了。最后想用煤气熏死自己,也没有成功。

80后的年轻人冲动时什么都想做,但冷静下来后又什么都不敢做。 一位曾经处置过多次突发事件的老民警说,事后从小袁的表现看得出他还是一个孩子,对于闯下的这个大祸他显然没有做好承担的准备。

谈判专家

希望这样的谈判会是最后一次

6月18日的这起事件之所以会成功处置,被称为 谈判专家 的铁西凌空派出所副所长卢立河与他的同事功不可没。但是再次见到卢立河时,这位军人出身的老民警并没有胜利的喜悦。

卢立河说,事发时煤气公司的工作人员用仪器测量,屋内的煤气浓度已经超过爆点。一旦出现问题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不但楼内的群众被撤离,还动用了消防、公安等大批的公共资源。小袁将因危害公共安全罪,面临着起诉。

他其实就是个孩子,而这件事可能会毁了他。 卢立河说他处置过很多危急事件,年轻人做傻事的也有很多,每次谈判他都希望是最后一次,因为他不想看到那些年轻人因此而丢掉前途。

男孩母亲

出事后整天在派出所外徘徊

小袁一直说他对不起父母。一位办案民警告诉,小袁的父母离异,母亲对他的教育一直比较宽松,尽可能地满足他的要求。事发第二天,小袁的母亲就从内蒙古老家赶到了沈阳,住在小袁出事前的租住房。 我们天天能看到她在派出所门前转悠,只要遇到民警就会打听她儿子将会面临的惩罚。 民警说,这一幕让很多人看着都心酸。

女孩母亲

不求赔偿、不求惩罚,只求放过女儿

女孩的母亲也通过警方向小袁说几句话。女孩的母亲说,即便事情已经过去几天了,他和女儿还一直没有走出阴影。事情发生后,她一看到窗子就害怕,女儿始终躲在角落里。她不要求惩罚小袁,也不要求赔偿,只希望小袁能够放过他女儿,让他们家过一段平静的日子。女孩的母亲表示,因为这件事,她们可能会选择搬家。

福州治疗白癜风哪好
西宁哪医院治疗男科好
锦州白癜风医院哪个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