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散文抵近麦克马洪线

摘要:“麦克马洪线”源于英国对西藏的侵略。是由英国探险家为印度测量时划的一条位于英属印度和西藏的边界。走向起自不丹和西藏交界处,以喜马拉雅山脊分水岭的连接线作为界线,延伸至云南的尖高山,东西狭长面积约9万平方公里。1914年,英印政府外交大臣麦克马洪借中国军阀混战政局动荡之机,荒唐而又正式地将这条线构想为印藏分界,从此这条线也就开始以他的名字传称。87年来,非法的麦克马洪线曾一度短暂地出现在英属印度的地图上,因历届中国政府都不予承认,英国政府也迟迟未敢公布,所以又长期被称为“未标定界”。直至1947年印度独立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个边境问题一直悬而未决……人越接近边界,就越感到脚下土地的神圣,祖国的形象在心中就越清晰越具体地凸显出来。 幸得西藏山南军分区宋科长陪同,我终于走近了世界最高山脉喜马拉雅山脚下的娘姆江。这条陌生的河流西南岸的远处,是藏南谷地著名的麦克马洪线。

那天离开错那往南,我们的目标是直奔勒布。宋科长说那里有个勒门巴民族乡,有茂密的森林,丰盈的河水,特别是有充足的氧气,属于亚寒带湿润气候。

20分钟后,高山路段戛然而止,接下来是一段由巅峰跌入深涧的行程,全是坡度极陡的S形山路。车辆一路“扭着秧歌”下行,感觉是身心紧绷的高度紧张与折磨。从海拔 4400米下到了2000米,仿佛掉进了一口井里,错那是井台,勒布是井底。仅仅50多公里的路程,我们竟然用了整整 个小时。停车休息,仰望来路,毛泽东脍炙人口的那句诗词被我脱口而出: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

勒布沟如同嵌在喜马拉雅山深深皱折里的一条细细的折缝,而鲜有人知的娘姆江则像是折缝中时隐时现的一条银线。勒布乡的标志牌挺立在路边,像一个巨大的绿色仓库的门框,郁郁葱葱的灌木、杜鹃、云杉、青冈栎等在它身后竟显茁壮。脚下的鸟语花香与头顶上苍凉的错那雪山相比,完全是另一个世界。

又是一番无与伦比的高原自然垂直分布,带给我的那份惊喜自不待言。

印度洋的暖湿气流在这条折缝中涌流,从喜马拉雅山顶流下来的娘姆江带着几分清冷、几分 ,绝对纯净的江水在绿荫衬托下泛着乳白色,好像矿泉水里加入了些许牛奶。请教宋科长得知,它在这里栖息片刻便会跋涉流向不丹,再汇入印度的布拉马普特拉河,最后流进印度洋。

水和绿色是生命的源泉。伫立江边,新鲜富氧的空气如同山泉涌来,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感觉肺叶里面好爽好爽。作为早上刚刚离开高海拔雪山的生命躯体,来到这里就是来到了天堂,不,准确地说是进了氧气瓶。我感慨自然的恩赐,感慨做了一回“井底之蛙”的幸福。

呵呵,真是奇妙。山巅深涧,缺氧醉氧,地狱天堂,转眼间都发生在藏南这片不大的区域间,发生在麦克马洪线这头的娘姆江边。

沿江蜿蜒南行,穿过贡日、麻玛、勒布等村寨,我们到达了最前沿的边防连驻地DM。整齐的营房坐落在万绿丛中,飘渺的云雾缭绕其间,真是风景这边独好。然而这里是我军与印军对峙的重点地区,江的对岸就是边境,远处那个被称作“麦克马洪线”的地方就有敌情。

顺着曲里拐弯的坑道躬身走到最佳观察点,隐约可见一些白色的房子,我知道那是对方的哨所营房,只是用相机镜头拉到最近也还是看不清晰。

人越接近边界,就越感到脚下土地的神圣,祖国的形象在心中就越清晰越具体地凸现出来。

“麦克马洪线”源于英国对西藏的侵略。是由英国探险家为印度测量时划的一条位于英属印度和西藏的边界。走向起自不丹和西藏交界处,以喜马拉雅山脊分水岭的连接线作为界线,延伸至云南的尖高山,东西狭长面积约9万平方公里。1914年,英印政府外交大臣麦克马洪借中国军阀混战政局动荡之机,荒唐而又正式地将这条线构想为印藏分界,从此这条线也就开始以他的名字传称。87年来,非法的麦克马洪线曾一度短暂地出现在英属印度的地图上,因历届中国政府都不予承认,英国政府也迟迟未敢公布,所以又长期被称为“未标定界”。直至1947年印度独立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个边境问题一直悬而未决。

西藏的和平解放以及后来的民主改革,引起了印度政府的不安与恐慌。因为靠南一些的中印边界一马平川,无险可守,他们认为很危险,所以从1954年开始,以各种借口向中国提出包括“麦克马洪线”以南9万平方公里领土的要求,并陆续越过“麦线”,在中印边界东段和西段挑起武装冲突,我军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奋起还击,于1962年10月20日采取了边界自卫反击的惩罚行动,一路向南打去,印军几近败退,直至丢下通往印度首都的最后一个可以防守的地高溃逃。中国达到了目的,为了大局和永久的和平,于11月22日全线主动停火,后撤至“麦线”以北20公里处,并把缴获的大批印度军备和俘虏交还印度。那场战争,对印度是个极大的教训和羞辱。

此后,两国实际控制线与标定线走向比较相近,但并不重合,相互默认“维持现状”,但是小摩擦经常发生。

回到连队营房,给战士们拍了几张照片,他们全都提出以大山为背景,理由是:山上有我们的哨所,还有我们的边境线、那是国家的主权、是我们沉甸甸的。闻听此话,我一向平静内敛的心脏怦然激动,一时间盈满了热血和力量。

战士们大都来自湖北、浙江和贵州。这里与外界通信往返要一个多月,《解放军报》送到这里时通常已是“半月刊”,冬春季节就连“季刊”也难保证了。大雪封山以后什么都进不了勒布沟,早已告别了刀耕火种的门巴族人民数量不多,与我们的士兵相依为命。他们种植的玉米、蔬菜和采集的药材成为战士们的重要补给,军用罐头和压缩饼干也成为门巴人餐桌上的佳肴。

步行40分钟到营部,杨团长正笔挺地站在院落里等候我们。他是一个月前来边防蹲点的,因为大雪封堵了上山的路,一直没有离开勒布。见面后我们交流的很酣畅。饭前一起合影,背景是一栋两层的营部小办公楼,楼面镶嵌着“献身使命,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标语口号,侧面另一堵墙上写着8个大字:“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杨团长对我说,什么是国界?国界是国家主权的底线,也是遏制人类贪欲的界线。所谓的“麦克马洪线”本身就是一个带有鲜明殖民主义色彩的词眼。我们保留争议做出让步是有限的,不惹事但也不会怕事,不开第一枪但绝对会还击第二枪。过于退让,就意味着放弃。印军大都是雇佣兵,年纪大有拖累,“麦线”东段两军对峙期间,有位“胡子兵”跑过来跟我们的翻译说,如果真打起来,我一定朝天放枪不打你们,希望你们也别打我。我不想死,家里有老婆孩子。一位小战士与胡子兵击掌说了声“行”!过后连长问他果真怕死吗?小战士说,别小看我的生命还未完全成熟,果真战火燃起,生死别无选择。

人类进入了21世纪,战火硝烟和爆炸的声音依然此起彼伏,世界并不平静。但眼前边陲的山水是宁静的,浓浓的绿色裹着一条自在的娘姆江,欢笑着向前流淌。没名气,却是一条国际河流;像丝带,联系着不同的民族和文化。和平真美,和平真好。

为了天黑前顺利赶回错那,离开勒布沟时有点依依不舍,它真的太美了。走到勒布沟的东尽头,又该攀爬“井台”了。回望喜马拉雅远山,D团长的话又在耳边响起:这里局部的宁静是与“麦线”东段持续的东章武装对峙相伴存在的,我们期望和平,但并不惧怕战争,国家利益才是最高准则……

我有理由相信,曾经共同缔造过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中印两大文明古国,应该有足够的智慧和气度处理好历史遗留下来的领土问题。

共 262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类进入了21世纪,战火硝烟和爆炸的声音依然此起彼伏,世界并不平静。但眼前边陲的山水是宁静的,浓浓的绿色裹着一条自在的娘姆江,欢笑着向前流淌。没名气,却是一条国际河流;像丝带,联系着不同的民族和文化。和平真美,和平真好。” 太精彩了!这是全文的主题和文眼!欣赏中深为作者的高尚情操和军人气魄所感染! 身为一名军人,沐浴了勒布如诗如画的风景,同时带着一腔忠诚和强烈的意识回望“麦克马洪线”的硝烟,用心用情为我们谱写了一幅跨越半世纪的篇章!。:柴英【江山部精品推荐 7】

1楼文友: 10:58: 5 在作者眼中, 麦克马洪线 不只是一条 争议线 实际上是一条 耻辱线 。我虽然不曾身临其境,却彷佛听见了那片土地上千年经声的悠远,看见了世界屋脊的雪山威严,领略了钢铁边防战士生命的感动。读着这样的文字,我们好想饮一瓢娘姆江甘甜的清流,与这条国际河流一同纯净自在。。。。

回复1楼文友: 11:12:02 麦线 一直是我们国际事务中的一份无奈,一份戎装军人的疼痛。您曾经也是热血军人,这样的文章的心境不言自明。所谓 巾帼不让须眉 ,您也是融满了忠诚与的人,所以才会如此强烈共鸣。向您致敬!

2楼文友: 1 :59:02 杨团长对我说,什么是国界?国界是国家主权的底线,也是遏制人类贪欲的界线。所谓的 麦克马洪线 本身就是一个带有鲜明殖民主义色彩的词眼。我们保留争议做出让步是有限的,不惹事但也不会怕事,不开第一枪但绝对会还击第二枪。过于退让,就意味着放弃。印军大都是雇佣兵,年纪大有拖累, 麦线 东段两军对峙期间,有位 胡子兵 跑过来跟我们的翻译说,如果真打起来,我一定朝天放枪不打你们,希望你们也别打我。我不想死,家里有老婆孩子。一位小战士与胡子兵击掌说了声 行 !过后连长问他果真怕死吗?小战士说,别小看我的生命还未完全成熟,果真战火燃起,生死别无选择。 这一段让我读出了中国军人的血性,印军的理亏、心虚和懦弱,更读出了 国界 这个字眼的神圣涵义。

非常漂亮,非常过瘾,非常长志气!

遥祝作者中秋快乐,花好月圆,千里共婵娟!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楼文友: 10:4 :0 感谢金锁老师赐稿,您的此篇文章已被新雀之巢文学社团的公众账号选择推送给文友共赏,请关注我们的公众账号 quezhichaorongshuxia 后在可 查看历史消息 中查看。

您在-通讯录-添加朋友-查找公众账号-输入 quezhichaorongshuxia 或 雀之巢 榕树下 ,点击 关注 即可经常看见自己和文友的文章,感谢常来雀之巢赐稿。

仁者乐山山如画,智者乐水水无涯,从从容容一杯酒,平平淡淡一杯茶。

回复 楼文友: 11:17:28 天使老师辛苦了。遥祝吉祥!向您致敬!

弥勒灯盏花药业在哪里

小孩感冒打喷嚏

孩子感冒时鼻塞的原因

哪种钙片好吸收
女腰酸背痛吃什么药好
什么方法可以维持肾精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