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正是人间杏花天散文外一篇

言声,阔别良久。正是人间二月杏花天。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可惜我不会吹笛,此地也没有杏花。只有些很快会遗忘的碎屑,或许会成为偶尔想起来的事,写下来告诉你,便是白纸黑字。

所居住的地方,窗外是一片多株白兰树,已经长至四五层楼高。目光所及处,是青青的新叶,当中藏着几个花苞。鸟儿四季都有,春日里,啼啭声声在耳。夜里四下寂静。早上乍醒迷糊中,闻见鸟鸣,以为自己躺在老家的屋子里。老屋后就是一大片树林。那时候的树林被年幼的我们称之为“原始森林”,下雨的夜晚和清晨,鸟声蛙声虫声大合奏。不懂音乐的我怎么去形容那个声音呢?如今它又已经无迹可寻。幸好你一定会懂,言声。

我又想起小学六年级时的春天早晨。五年级开始在学校晚睡。后来渐渐喜静,晚上和大弟弟一起回家。那时已经开始失眠,长长的夜里,常常偷偷爬起来看书。爸爸发觉的时候会很生气,以为我是太过用功的缘故。可是我什么时候做过用功的人呢。我照例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不知道怎么让周围的人明白。

那些春天的早晨,我若无其事地早早起来,吃过早饭,把家里打扫干净,就穿过林子,越过田野的小道,跑到村子后面的山坡上,再回转头跑回家,这才拿起书本去上学。邻居阿婆看见我跑步,就笑:“这都是城市人的做法,我们不兴”。言声,那时我心里蓄积着不能言说的什么,跑步大概是一种本能的选择。春天的早晨,天地间还是雾蒙蒙的,我轻轻跑过。日后读东坡词“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会心一笑。但当然那不是苏大人式的洒脱。衣服拂过竹叶,仿佛也带上了它的湿润和香气。这时就感觉快乐。湿润的草会把鞋面沁湿,那也没关系。言声,我常常想起那些年的那个孩子。那些过去的时光从来没有真正地过去,它们总在恰当的时候回来,给我的,大概是提醒吧。那么我应该还是幸运的。

年前,我们又回到了那个我出生、成长的地方。我们是叮当、阳阳和我。我们当然没有再住老屋。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盖起了高大华丽的楼房。

一天早晨,我和阳阳起来后没有看见叮当。我们穿过林子,到田野上去找他。小时候的“原始森林”只有巴掌大了,就算是阳阳也不费力气就走到了我再熟悉不过的田野。站在林子边张望,四周还是水汽腾腾的,村庄和人们都还在梦中。叮当是灰蒙蒙的背景中的一个活动的点,他正在河边拍摄阳阳喜欢的香蕉树。我和阳阳走到叮当身旁,三个人在田野上嬉戏。言声,你知道这不是所有。做一个抒情的离乡人,这很容易。

我写过文字赞美我的家乡,我与人谈论过我的家乡,文字中、话语里,那是一个美丽桃花源,有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和此间活动的花一样的少年。但那毕竟不是想象中的乌托邦,它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我的故土。可当我抵达,再次脚踏在这片土地上,我发现这不是我记忆中的那个家乡。我虽不愿,却不能装作没看见它的伤痕累累。重污染工厂的大肆开办,河流和土地的面目全非,小小的村子四分五裂,以致多年来连一条像样的道路都修不起来,大批的辍学者和留守儿童……这都是眼见的事实。回到家乡,满足了自己的思乡情,满足了自己故作深刻的感慨,然后转身离去,依然过自己的小日子,我不希望我是这样的人,可无论我如何粉饰,事实上,我就是这样矛盾着的。心中虽有不忍,却一直只是浮光掠影的过客。言声,这就是我的沉重。总有些什么是我们能做的,而不只是感叹一句“没办法”,对吗?

年幼的阳阳也懂得了“没办法”。外面下雨了,没办法出去玩;东西太重了,阳阳没办法拿起来;妈妈把东西藏起来了,阳阳没办法找到……在我们眼里,她的世界里的“没办法”显得轻松平常。在上帝的眼里,我们凡人为之困扰苦痛的种种,是不是也轻松平常呢?很亲的人猝然重病去世,留下的人仍然在过自己的日子。言声,我知道这就是人生的真相之一。可这种真相一旦降临在自己的身上,你会感觉到整个世界的虚幻。那些最尖锐的痛,会在你对酒当歌、对花赏月的时候突然而来。究竟是生者更难,还是死者更痛?我们的人生哪一刻才是真正有意义的?言声,我不能懂。

言声,大抵在旁人眼里,这一年我的春天过于盛大,好像每天都在狂欢,花影斑斓,树影摇曳。可是从前你已经说过,每个人的内心都是河流。无论是繁花陌上还是冰冻九尺,终究只是存在于自己心中的世界。年岁至此,我虽不是听雨“悲欢离合总无情, 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的沧桑之躯,却也不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少年。幸好无论如何,你还能看见我,群花之中的灿烂笑颜。这就已经很好了,对吗?

岭南二月,花乱草蒙茸。春已过半。

【沉醉东风】

虽然也是春天,岭南的春天似乎格外难熬些。此地春日的潮湿阴冷,非经过的人不能体会。缠缠绵绵的雨花一飘就是一个星期,天总是蹙着眉头,冷冷地回应你的期待眼神;墙上、地板上,密密麻麻的一层水滴,镜面上白茫茫一片。衣服和床单好像也吸了水,闷闷的不新鲜。整个人也像长了霉毛,直想放到太阳底下晒一晒。

可就是这样乏善可陈的春天,毕竟也是春天啊。早晨站在阳台上,看蒙蒙细雨中的青青白兰叶子,听不知名的鸟儿鸣啭,而冷冽的空气中,分明也已流转着熟悉的春之气息,微微的甜,有些怅惘,也让人无限期待。

前几日走在路上,忽然闻到一阵熟悉的香甜气味。啊,我仔细一看,果然是你啊,芒果花!马路两旁,密密麻麻的,全是,醉酒一般绽放的,让人幸福得失去语言的啊。

那大概还是在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吧。成长中的女孩儿,内心丰富得让所有语言变得贫乏,说不出来就只有沉默,谁知道那些像树一样沉默的孩子,心里有那么多流动的句子呢。

有一天我突然惊恐地发觉,我丧失了嗅觉。惊慌只存在自己内心,我大概也没有告诉过谁,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

第二年春天到来的时候,有一天傍晚,我如往常一样匆匆赶回那个长在黄土地上的学校去上晚自修。走到我们教室所在的教学楼前,我突然闻到一阵甜甜的清香。这时候我才注意到,黄土地上漫山遍野的芒果花都开了!傍晚的风吹过,一阵又一阵,让人甜醉的香味。我惊喜地站在那儿,大口大口地呼吸,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充满喜悦。我又可以闻到气味了!从此,那种气味就成了一种幸福的气味,每次它的出现我都会一瞬间回到那年春天,那个傍晚。如果可以,真想抱一抱当年的那个孩子啊。

至爱春天的高山榕,刚换上新叶,或是新叶未出,枝梢上朵朵芽苞时,真真是叫人迷醉的。住处附近很多,我每每站在树下,看得绝望。

记得大石头曾经说过,她坐车经过大片大片灿烂无比的簕杜鹃,她说不知道街上人来人往有没有人注意到它,但如果是同位(也就是我)看到,是一定不会忽略它们的。她的这一印象大概就是得自高中时候吧。毕竟此后十几年我们也很少联系了。是啊,我到如今也不能忘记,宿舍楼后面是潘州公园大片大片的树。春天到来的时候,它们全都落光了叶子,又在短短的几天之内,换上了全新的叶子。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可是它们应该知道吧,总还有我每天都在注视着它们。也是在那时,我第一次感受到所谓“美丽的恐怖”。还有很多春天的傍晚,我匆匆赶往市图书馆或者从图书馆回学校,行色匆匆的人,谁知道她心里的千回百转呢。

夕阳中的树叶啊,绿得让人心里那么柔软,一如我那如梦的青春。又有很多春天的日子,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读一本书,想一想心事,风柔柔,水静静,树叶轻摇。最不能忘的是远瞩园。花月正春风,少女的心事,也只能绕着亭子走上一圈又一圈。

回首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啊。

共 291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着这两篇文字,犹如心灵独语般的娓娓道来,一种久违的清新展开。不难看出,这是两个别离乡土的姐妹间在倾诉心声,很快脑子里闪过“闺蜜”一词。作者以人间杏花天开笔,却在没有杏花的结局里怅然所失,在回忆家乡的美景里陶醉,却又在“重污染工厂的大肆开办,河流和土地的面目全非,小小的村子四分五裂,以致多年来连一条像样的道路都修不起来……”里大失所望。尽管有在外打拼的诸多不易,有亲人逝去的点滴伤痛,但是,家乡永远在心底,永远都是灿烂的人间二月杏花天,是游子心中的世外桃源。置身于岭南一片柔软的新绿中,回忆过去的那些曾经的美好时光,点点滴滴,伴着春风飘然,也是一种幸福吧。作者文笔细腻,感情真挚、自然。。:夏日清荷

1楼文友: 12:22:07 这篇如涓涓细流般从心底流淌出来的文字里,一种淡淡的乡愁萦绕。对家乡的依恋是每一个游子心中永久的诗篇。但愿您的家乡总有一天会杏花满园,桃李灿然。 小小职员,爱好摄影,喜欢写字

回复1楼文友: 19: 7:55 谢谢您的祝福。:)

2楼文友: 12: 5:1 思乡恋乡梦乡,回到家乡却是心里沉重的痛,而这痛更是对家乡深切的爱呀!!但愿,但愿,小阳阳长大后,家乡青山依旧,绿水长流。

杰儿,是你吧?

回复2楼文友: 19: 8:18 板儿阿姨,是我呀!哈哈。

楼文友: 08:56: 7 在一种灰绿交杂的色彩里,我看到,一个孩子在故乡的春天里奔跑,在异乡的春天里快速成长。

问好,祝福! 徐蓉儿也是俺

回复 楼文友: 12:01:27 谢谢蓉儿老师,我知道您是板儿阿姨的好朋友。当年在天涯读过很多您的很多博文,还有很多美图。谢谢!

4楼文友: 12:1 :47 对故乡的情思,在字里行间闪光!乡愁永远是游子心中不舍不弃的一道流淌着的河流!写的很不错! 用一颗真诚的心交天下真诚的朋友。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回复4楼文友: 12:02:00 谢谢您的肯定。:)

5楼文友: 02:08: 9 通篇文字散发着青春的气息,有许多的香甜,也有些许的青涩,不由得想到年轻时的自己......

很喜欢下面这段灵动的文字 成长中的女孩儿,内心丰富得让所有语言变得贫乏,说不出来就只有沉默,谁知道那些像树一样沉默的孩子,心里有那么多流动的句子呢。

呵呵,好美。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回复5楼文友: 12:0 :20 谢谢您!真高兴。

小孩眼睛红有眼屎

小孩眼睛红有眼屎

小孩不拉大便怎么办

前列腺增生排尿痛怎么办
宝宝干咳怎么办
成人骨质软化症吃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