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尖暖云霞飞散文征文

1、

无意间翻开相册,一张老照片映入眼睑。照片上方写着“计算机络培训班留影”,我和云霞紧挨着。云霞笑靥如花,脸微微侧向我,像是在我耳边说悄悄话。她在与我说什么呢?已不记得了。安阳在云霞身后,在她的头顶上竖起两个指头,笑得阳光灿烂。

看着这张照片,我也嘴角上翘。

初识云霞,是在二零零三年计算机局域培训班上。

那是个三月天,云霞飞舞,小草刚刚抬起脑袋。路边柳丝如眉,纤柔摇摆。春风柔情、万物复苏,生灵在泥土下呻吟,心儿也随着春日里的绿意荡漾。

我坐上大巴,欣赏着春日风景,转眼便跋涉了一百七十六公里。又搭上出租车,来到了地区培训中心。下了出租车,从后备箱拿我的行李。也许是从小娇生惯养的缘故,很少拿重物,所以,在行李箱面前,我显得有些羸弱。

云霞乘坐的出租车悄然停在了我身后。她先提下了自己的行李箱,看着我费力的样子说:“我来帮你拿吧!”

她很轻松地帮我提下行李箱后,又小声地问我:“姐姐是来培训吗?”

我抬头看她,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孩儿,一米六左右的个头,虽然瘦瘦的,却很精神。黄黄的头发拢在脑后,梳成了马尾辫。上身是一件红黑格子小夹克,下身是一条黑色西裤,脚上一双运动鞋。样子虽然土气了点,笑容确亲切。

我温暖地笑,轻轻“嗯”了一声,赶忙说着“谢谢”。

听着我感谢的话语,她腼腆起来,轻声说着:“我也是来参加培训的。”

她的皮肤粗糙,又黑,看不出脸红来,但,我却看到了她眼中闪动的一丝羞涩。

“姐姐,我帮你拿皮箱。”也许我的微笑让她感觉到了暖意,云霞很热情地伸出手,从我手中拿过拉杆箱。

我不好意思起来:“我自己来吧,你还有自己的行李呢,刚才就很感谢你了。”

“姐姐不客气啊,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云霞笑着说,“我比姐姐力气大,就由我来吧!”

在她闪动的大眼睛里,我竟然看出了卑微,我心微微动了一下。为什么有卑微?是因为自己的穿着?是因为自己的长相?

似乎我再推诿真的会伤到她的自尊,我便放开手,任云霞左手拉着自己的箱子,右手拉着我的箱子,我们一起前往报到处。

2、

报到处离大门口只50来米的距离,云霞一直低头,微笑,拉着皮箱自顾自地走,不说一句话。我又一次默默打量她。她身上散发着比实际年龄成熟的味道,并不很美的外表,那双眼睛却极耐看。细瞧,又透出缕缕忧伤。云霞似是觉察到我的目光,不好意思地冲我笑笑。我也笑了。可是,谁也没有说什么。

来到报到处,在一位老师的指导下,在一番填表格中,我们完成了报到程序。她知道了我的名字,我也知道了她叫“云霞”,还不满二十四岁,来自邻县的一个农场,她是那里的技术员。

领了被褥,我们来到宿舍楼。却没有想到,她被分到了隔壁宿舍。她踌躇了一会儿,将行李放在我的宿舍门口,站在我身边看我铺床,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也许我本就是一位有着小小敏感的女子,一下子猜到她有话说。

“云霞,有事吗?”我善解人意地停下手里的活,直起了忙于收拾床铺的身子。

“甄姐姐,我能和你一个宿舍吗?”她像是鼓了好大勇气才说出这句话,说完,她竟然捏着自己的衣角,手不停地揉搓着。

看着她的样子,我的心里落下了怜惜。我不假思索地拉住她的手,说:“可以啊,当然可以。走,我们找宿舍阿姨,给你调整宿舍。”

她听到我的话,脸上挂上了笑意,眼眶潮潮的,我看出了她的感动。

找到阿姨,起初阿姨表示很为难,说这是上面领导安排的,一个县市的要分到同一个宿舍,怕因为陌生产生摩擦。这次培训班要七个月的时间,为了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不换的好。

我和云霞给宿舍阿姨说着好话。云霞保证,一定会和宿舍的同学们和睦相处。阿姨看看我,又看看云霞。云霞微微弓着腰,脸上是讨好的表情。我始终握着她的手,捏了捏她,给她使个眼色,示意她挺止腰身。云霞的眼里有淡淡的潮湿。

阿姨看着云霞的样子,有丝丝的鄙夷,面带难色。我将云霞拉到身后,撒谎说云霞是我家表妹。阿姨听了露出笑意,松了口,提出要我写出书面保证。我当即回宿舍拿出纸笔写下了保证书。

就这样,我和云霞成了室友,她睡在我的上铺。下铺床本有空位,可她执意要睡我的上铺。后来,我问云霞,为什么一定要和我同住,她说我看上去很善良,特别是笑,给她温暖的感觉。她还知道,我不会看不起她。

听了她这话,我嘴角上扬。

慢慢的,我和云霞熟悉起来,云霞也真的把我当姐姐。上课和我同坐,下课跟在我身后“甄姐姐,甄姐姐……”地叫我。我也亲切地应着。

那是五月的一天,天刚黑,同宿舍的其他三名室友,应朋友之邀出去玩了,只有我和云霞在宿舍。我捧着《红楼梦》,她躺在上铺休息。我们俩都很安静。

我在翻弄书页时,无意间听到云霞的抽泣声,我站了起来,看见上铺的云霞正偷偷流泪。在我的再三询问下,才得知,是她父亲喝醉了酒,发酒疯,在中训斥了她。难怪刚才云霞从宿舍阿姨那里接回来,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

我帮云霞擦着泪,握着云霞的手说:“云霞,爸爸总在酒后这样训斥你吗?”

云霞点头。那晚,我知道了云霞的身世。

在云霞5岁那年,母亲跟当地一名包工头私奔了,留下云霞和父亲相依为命。也许太伤心,也许是痛恨自己的无能,父亲开始酗酒。酒后,就拿幼小的云霞撒气。虽不会动手打她,但,总是歇斯底里地对着她大吼大叫。酒醒后,又抱着云霞哭泣。如此反复,给云霞的身心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以至于让云霞一直很自卑,总是不敢挺起胸膛面对别人。

云霞确是坚强的,生长环境的恶劣没有压倒她。她坚持完成了学业,选择了当地一所农校。虽是中专,但她成绩却很优异。毕业后,被当地专门种植哈密瓜的一家农场聘为技术员。她以为她工作了,父亲会改好。父亲却依然故我地醉酒,找她的茬。想追她的男孩儿,听到她父亲的酒品,一个个躲开,像躲避瘟疫一般。她也便离男孩儿远远的,快二十四岁了,从没有恋爱过。

听了云霞带泪的诉说,也许有相同的命运,都是从小没了母亲,我的心里有痛意。只是我比云霞幸福,我的父亲从来不忍心对我提高一点点嗓门。

我将云霞的手握得更紧了,说:“云霞,每个人来到世上,都有自己的位置,每个人都能活出自己的精彩。你很优秀,为什么要自卑?你就是你自己,你靠自己的双手,使自己的人生不落别人之后。你要记住,自己是最棒的,遇到困难,要握紧双手,告诉自己我行。你要站得比任何人都直,要永远面带微笑,相信明天一定阳光灿烂。云霞,每个女人身后都有一个天使,这个天使便是你此生的情缘,别灰心,你是好姑娘,你的天使一定会出现。要记住,大胆爱,遇到喜欢的,不放弃。”

云霞听了我的话,重重地点头。泪汹涌。

往后的日子里,云霞真的慢慢在改变。她的脸上多了笑意,少了悲伤;多了自信,少了卑微。

4、

转眼,到了六月间。培训时间也过去了近半。

这个计算机培训班,是由来自本地区七县一市的乡镇业务骨干组成。培训目的是完善本县市的局域。参加培训的一百零五人都是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自然气氛活跃。而二零零三年,正是非典盛行,培训中心明文规定,不能聚会。可年轻的心,总是无法按捺那跳动的韵律,想方设法地寻找能表达自己快乐的机会。在多名同学软磨硬泡下,培训中心的多媒体教室成了我们活动的场所,在那里经常搞一些联谊会之类的活动。

又是周末了,同学们又去了多媒体教室,我却因为不喜嘈杂,便留在宿舍。

盛夏季节,绿意葳蕤,夏夜也闷热的让人无法呼吸。也许因为寂寥,我独自一人来到培训中心的公园,坐在草地上,仰头看星星。

星光璀璨,布满穹窿,虫吟哇鸣,不绝于耳。我又放松地平躺在草地上,任风拂过脸颊,享受夏夜的惬意。

不知何时,云霞着一袭长裙来到我身边,也静静地躺在草地上,嘴里咀嚼着青草。此时的云霞,已和初见时的云霞有些不同了,不但衣着有了品味,人也喜欢打扮起来。因为不受阳光的暴晒,白肤白皙了许多,人也漂亮了。

“云霞,为什么不去多媒体教室啊?唱唱歌、跳跳舞,这该是你们年轻人喜欢的。”我望着星空说。

“甄姐姐,你以为你多老啊,你也就二十八岁呢。你不去,我也不想去。再说了,今天安阳不在,没什么意思。”云霞随意说着,手里甩动着一根长长的藤藤草。

“安阳?看来我们云霞有喜欢的人了。”我嘻嘻地笑着。

“甄姐姐,你笑我!”虽是夜晚,但,我能感觉到云霞脸红了。

我认真地问云霞,是不是喜欢安阳,云霞沉默了。良久,她轻轻说:“也许是我一厢情愿呢!”

我握着云霞的手。

我常常这样握云霞的手,我一直认为,这样握着她的手,她就会有力量,会给她自信。

我轻轻笑着说:“任何事情都要努力,你怎么就知道安阳不会喜欢你呢。你努力了,如果你们真的没感觉,你也死心了。”

云霞沉默,无语,半晌说:“我爸爸那样……”

“云霞,别多想,喜欢你的人就要连你的家人一起喜欢。我相信,你爸爸会变好。”我使劲地握了握她的手。

为了帮助云霞,我开始注意安阳。从他亲近的好友处打听他。

安阳,一个忧郁的男子,曾是一名军人,比我大几个月,人很稳重,少言寡语。一双深沉的眼眸,眸子里的光,总透着某种尘世之外的辛酸。

他的好友告诉我,安阳可以说是一个孤儿了,世上已没有任何亲人了,我张大了嘴。安阳幼年父母双亡,一直跟随哥哥长大。四年前,安阳还在部队服役,一场车祸,又将哥哥也带走了,他孑然一身了。刚离开部队时谈过一个女朋友,知道了他的情况后,也离开了。

从此,安阳不再交女朋友。

5、

我意识到,云霞、安阳,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开始有意无意地撮合他们,常常约他们出来,给他们制造在一起的机会。

两个月后的一天,周日清晨,接到安阳的。里,他有些吞吞吐吐,还有些不好意思。在我的追问下,安阳才说出,他想买个小礼物送给云霞,不知道买什么好。我轻笑,给了他建议。

黄昏时分,云霞回来了。她的手心捧着一个印有相互依偎的小熊杯子。我一眼看出,这杯子应该是情侣杯。我夸张又故作惊讶地说:“呀,云霞,买新杯子了,好浪漫,还是相依相伴的小熊呢,这杯子应该是一对,另一个呢?”

云霞红着脸笑:“是安阳送的,另一个在安阳那里。”

我“哧哧”地笑着说:“杯子,便是一辈子,安阳想与你相许一辈子呢。”

云霞又怎么会知道,买杯子是我的主意。

云霞欣喜地笑,那甜蜜飞扬在眼角眉梢都飘扬着喜悦。

我知道,他们相处的很好,他们相爱了。

爱情来了,云霞更美丽了,脸上红霞飞了。

第二年的元旦,云霞和安阳在云霞的家乡举行了婚礼。我因在外地出差,没有参加,却接到了云霞的。

云霞在里声音哽咽:“甄姐姐,谢谢,没有你,我不会这么自信,也许我会在自卑中老去……”我又听到了安阳的声音:“甄姐姐,真的感谢你,将云霞送到我身边,让我重拾温暖。”

我的泪轻轻滑下,却笑着说:“安阳,你在牵着云霞的手吗?”

安阳笑着说:“是的,甄姐姐。”

我在里对安阳说:“安阳,记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那头,是安阳坚定的声音。

后来,因为工作的繁忙,也便慢慢联系的少了。

二零零五年十月,云霞生了个男孩儿,接到安阳的,我是开心又喜悦的,为这对相依温暖的苦命人,也为他们的相依到老祈祷。

6、

再见云霞,是二零一一年的地区党建研讨会上。她看到我第一时间拥抱我,眼中闪着晶莹的泪花。她看上去自信满满,脸上的笑容,亲切之余,更多地却是溢满的幸福。

会议开始,当她挺起胸膛,走上发言席作经验交流时,那铿锵有力的声音,那字正腔圆的吐词,谁会想到,当年,她是怎样的自卑啊!

我看着发言席上的她,眼中闪着泪光,心里落下欣喜。

云霞发言结束,在一片掌声中走下来,坐在我身边,紧紧握着我的手低声对我说:“甄姐姐,你看我变了吗?”

我笑,悄悄说:“云霞,你脱胎换骨了,当年那个卑微的你不复存在了,如今的你,才是真的你。”

云霞无语,只是笑,脸通红,她在憋着泪。良久,她才对我说:“甄姐姐,我不知说什么,没有你,也没有如今自信的我。”

我也无语,我也憋着泪。轻轻拍拍她的手背……

逝水流年,转眼又过去了几个春秋。

云霞,我轻轻念,你云霞般灿然的笑,会在岁月的天空明媚飞扬。到永远。

我轻轻笑,捋着照片。

光阴深处,总会有一些美好凝聚。在某天,轻轻蹦出,展开,便是喜悦和经年的纯净温情滑落心扉……

共 477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长的美丽,不如活得精彩。一张照片贯穿一个温馨温暖的故事,给读者许多感慨和惊喜。云霞尽管很优秀,很努力,很上进,确因为家庭困苦等原因,加上父亲总是醺酒,对她发脾气,让云霞的心里从小到大蒙上一种自卑的阴影。因此,男孩子们都不愿意和她交往。作为二十多岁的女孩子,云霞仍然形单影只,这更让她落下了卑微的心病。在培训班里,是这位萍水相逢的甄大姐无微不至的关心关怀,让她渐渐地多了自信。和安阳的相爱,也在大姐的极力促成中两个人喜结连理了。在爱情的浇灌下,云霞神清气爽,人也格外美丽了。安阳也是一个命运悲苦的孩子,许多不幸集于一身,这让他的心里也一样感到非常的卑微。遇到云霞,他感到非常的幸福。在甄大姐的搓和下,两个人终于幸福的结合了,摆脱了自卑的阴影,建立了一个温暖的家庭。欣赏佳作,特此推荐共赏。感谢赐稿笔尖,期待精彩继续。【:你猜】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02:28:0 欣赏佳作,期待您更多的精彩。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1楼文友: 21:00:49 谢谢猜哥精彩的按,问好,冬安!

2楼文友: 1 :45:45 竹儿,你的善良和文字的精彩,都是我所喜欢的。云霞,安阳,永远幸福!

还有你的记忆是不是出差错了呀?我也是培训班的一员,你忘了吗?就睡你隔壁床的,嘻嘻。。。

回复2楼文友: 21:02: 1 啊?真的吗?清吟,你是我隔壁铺的那谁,谁、谁谁吗?

哎哟,你看我这记性,唉!只好抱抱清吟了!

冬日里暖暖的,相互传递!

楼文友: 14:19:46 生活气息浓郁,人物情感丰富。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 楼文友: 21:0 :27 再次感谢猜哥,问好,你的那文,我还没时间阅读哦!

4楼文友: 16:22:01 娃哈哈,竹儿温暖的故事,依然细腻温婉,生命里总有些不经意的遇见,会沉淀为温暖的记忆。

竹儿,俺感冒好了哦。

冬天越来越冷了,竹儿要保重哦! 安静,是为了聆听。

回复4楼文友: 21:05:09 静好,感冒好了啊,太好了,冬日寒冷,可要注意呢!

我今年貌似很好,上次生病之后,到现在还没有生病的迹象,

不能说,不能说。

要好好的,大家都好好的。

5楼文友: 1 :00:46 祝贺竹儿再摘一精,期待您更多的精彩。祝冬至快乐。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5楼文友: 21:05:56 谢谢猜哥,冬日快乐!

阴部肿痛瘙痒怎么办

贵州威门药业热淋清颗粒

热淋清颗粒厂家

晚上为何夜尿多
生物谷灯盏花素片适合的人群
引起腹胀的原因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