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巫师的传奇之旅 第61章钟表

炼金巫师的传奇之旅 第61章钟表

死亡近在咫尺,眨眼间雷奥就要进入另一个世界,就在此时他身上突然飘出来一张纸。

纸的正面是一朵黑色笑魇花,背面是一个钟表图案,原本很是规律走动的指针此时已经极速转动起来。

‘嘀嗒,嘀嗒,嘀嗒!’

纸上的钟表指针在走动,一下又一下的跳动着,那原本速度飞快的火球诡异的慢了下来,速度犹如蜗牛。

天空中陡然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钟表,钟表上面没有指针,中心像是水晶球一样的东西上面出现了一只眼睛。

“谁,你是谁,是你要杀我的弟子?”疯狂的咆哮声从水晶球里传了出来,那模样像是被人揭开了千年老底的伤疤。

“真假时间掌控者?”那人发出惊恐的大叫,像是看见这辈子最惊恐的事物,他声音陡然一变,“不,不是我,赛亚大人请听我的解释……。”

“逃吧,赶紧逃吧,杀了他,赶紧逃,我马上就要来抓你了……。”声音消失不见,巨大的钟表消失不见,雷奥面前那张漂浮的纸同样消失不见了。

“你是巫师学徒?”那人看向雷奥的脸色极其难看,他现在只有深深的后悔,回想刚才的战斗除了巫师又有哪个法师学徒能办到?自己被对方从头到尾的只用了一个法术的行为欺骗了,自己真是蠢的可以啊,难怪大限将至也不能突破一级法师的致晧。

此时,遥远的元素花园阴影内,疯狂的咆哮突然响彻整个元素阴影,那声音包含的愤怒隐隐透露出了地面。

元素阴影内一个个陈年巫师纷纷停下手中的事物,不约而同的走出了自己的实验室,面色严肃的看向声音的来源地。

赛亚巫师,二级巫师顶峰,有生之年必将突破到三级巫师的存在,是谁惹恼了他?印象中这好像还是三百年前吧……。

嘀嗒,嘀嗒,嘀嗒,钟表指针转动的声音响起,一道巨大的钟表飞出了元素阴影,眨眼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上面隐约可见一个人影端坐其上。

钟表直接飞到了元素花园的上空,一个个白袍法师面露惊讶,这么嚣张的赛亚巫师他们已经好多年不曾看见了,这是谁引起了他这么大的愤怒,该不会是三百年前那件事吧……。

钟表瞬息之间飞过巴南斯丛林,飞过斯科特公国,飞临于奥迪王国的上空,那个镇守奥迪王国的三级法师被惊动,他小心翼翼的跟在了赛亚巫师的身后直到对方出了王国境内才会返回。

巨大的钟表降临西托城外,上面指针转动的声音犹如丧钟魔音,那些普通人听见这声音似乎感觉自己正在逐渐老去,又像是越活越年轻一样。

天空的火球已经散去,两侧的枯黄的草原被焚烧一空,露出黑漆漆的地面,下面一人神色萎靡的坐在地上,一人神情不安的站在一旁。

白袍一级法师看见了赛亚身后那人,他忐忑不安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松懈,他正准备上前行礼,一个五官被钟表代替的人一下出现在他面前,“就是你要杀我的弟子?”

“不,不是我,我只是奉命行事!”一级法师此时哪有先前的潇洒,只有唯唯诺诺。

“哼!”赛亚巫师冷哼,走到雷奥面前上下打量一番后才道:“没死就站起来,坐在地上像什么样,我赛亚的弟子不是什么人想杀就杀的。”

钟表诡异出现的时候雷奥就有所放心,等到对方不再对他动手他的心就彻底放下来了,他知道这次不用死了,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才道:“老师,雷奥为你添麻烦了。”

“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次你表现的很好没有让我失望,在一边先等着吧。”赛亚说完转身看向那两名法师道:“我需要一个交代,一名一级法师竟然对一名初级巫师学徒动手,元素花园同样需要一个交代。”

赛亚巫师直接把事件升级到元素花园的层面上,他这样一点都不过分,要知道对学院学生动手除非是学徒,哪怕是高级学徒也行,但如果是一名一级法师那就是赤裸裸的打学院的脸了,这样下去哪个学员还敢放心大胆的外出?

“赛亚巫师,事情已经弄清楚了,这名法师是西托城的镇守法师,他只是奉了贵学院一名学员的命令,这名学员名叫拉克夫·希托夫,是西托城城主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三级法师面对赛亚并没有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赛亚对对方的态度不以为意,要知道一名巫师的攻击力度根本就不能用法师那套等级制度来衡量,他们的巫术往往带着奇异能力和越级的攻击力度,更何况赛亚巫师乘坐的巨大钟表可不是一个简单飞行工具。

“不用说这些废话,我需要的是一个交代,一个奥斯王国对元素花园的交代,否则我只能为上万的学院学徒考虑了。”赛亚根本不听对方的解释。

“这……”三级法师有些迟疑,一个奥迪王国根本就不够元素花园揉捏的,要真是发生不好的事,恐怕元素花园放出风声,自己这边将会引来巨大的人员跋涉潮流了。

“赛亚巫师,我会立马将此事上报国王陛下,相信陛下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哼,你们走吧,元素花园只给你们十天的时间。”赛亚巫师一说完,直接一挥手带着雷奥上了巨大钟表,眨眼间已是不见身影。

“大人,我……。”一级法师忐忑不安的对着那名三级法师道。

“糊涂,你一个堂堂的一级法师竟然听从一个小鬼的命令,对方是第一继承人又怎样?我们虽然在奥迪王国出生,但始终属于各大学院,王国对我们的发展帮助极其有限,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对不起大人……。”一级法师神色惊恐,他当然知道刚才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一个立场原则性的错误,但这种顺手而为的事情不是很常见吗?怪就怪对方是一个有老师的巫师学徒,这个老师的实力又太高了。

三级法师想了想道:“我现在回去告知国王陛下,你回西托城把希托夫一族看住了,千万不要走漏了一人,这件事必须全部推到对方身上,千万不要传到弥喃之语内,毕竟你的举动已经触碰到每个学院的底线,不然你将会有很大的麻烦。”

“是是是,大人请放心,巴克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巴克法师知道对方这是要保下自己,顿时开始表起了忠心。

“行了,你以后好自为之吧。”三级法师丢下巴克法师直接破空而去。

巴克法师望着远去的身影狠狠的松了口气,这件事算是摆平了,不然别说自己有大麻烦,就是身后的家族也会跟着受牵连。

“希托夫家族,你们可真是给我挖了一个大坑啊……。”

赛亚巫师带着雷奥直接回了元素阴影,他直接丢下一句“你必须亲手干掉那名一级法师。”转身回了自己的住处。

“干掉一级法师?自己还只是一个初级学徒啊!”雷奥的心境一下被赛亚巫师搅得七零八落。

云香祛风止痛酊怎么用
菏泽妇科专科医院
舒尔佳奥利司他减肥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