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老干部张国胜坚持晨跑十几年了

摘要:退休老干部张国胜坚持晨跑十几年了。他有自己的生死观,生不麻烦别人,死了更不能麻烦别人,即便是自己的儿子。他早已写下遗嘱,死后把遗体捐献给医学研究院做解剖病理研究之用……
二零一六年刚入冬,天突然变得寒冷起来了。十一月八日早晨,坚持了十几年早晨跑步的张国胜张大爷,四点四十五分,就从家里出发,小跑着奔向了南面的金河河岸公园。老人家七十七岁了,一米八的个头,身子高高大大的,总是自我感觉身体很棒。今天,他依旧穿着运动裤衩和背心。此时的室外气温已经是零下二度了。正是乍寒偶暖的时节,气温呈螺旋式下降。用了不到一刻钟,老人跑到了金河岸公园。肯定是天气变化的缘故,此时此刻,要是在以往,来此跑步健身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会是很多很多了。可是这会儿,整个公园里,也就五位,除了张大爷,还有一位六十七岁的老大爷,叫魏富贵。还有三位都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了。三个小伙子个个都穿着很厚的运动衣,魏大爷也穿着挺厚的运动服。魏大爷跟张大爷不熟悉,三个小伙子跟魏大爷张大爷也都不熟悉。在公园里的环形甬道上,三个小伙子并排着,跑得很快。魏大爷跑在三个小伙子的后面,相距一百多米。张大爷跑在魏大爷的后面,距离魏大爷六七十米。这条环形甬道足足有两千米。喜好长跑的都愿意在这儿跑步。天气温暖的时候,早晨三点钟就不少人了。可这会天一下子寒冷了,大早晨的,人就少的多了。
看看张大爷,跑得不快,他越来越感觉不适,小西北风搜搜的小刀子般的撕割着他的身躯。他一阵阵的感到寒冷,越来越觉得寒冷。他很有些后悔了,怎么不穿长裤长袄啊?咋就没有一点变化意识呢?七十七岁的张大爷想,加快速度,跑快点就能浑身热乎了。他真的想加快自己的跑步速度。可是已经是力不从心,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实际上,小跑都已经超出了他年龄的运动了。老人身上的最大优点,就是坚持,很有毅力。可他的缺点也是很突出的,他从不相信医生,为此也从不到医院看病,更谈不上检查他还是个年轻人呢。实质上他的血压早就不正常了,血压高,心脏也早就有了毛病,有时候跳的快,有时候又跳的很慢。偶时也曾感觉过头晕眼花的。这些症状,张大爷才不当回事呢。张大爷是位空巢老者,五年前老伴到那边的世界去了。两个儿子都在外地工作,大儿子张振在上海,小儿子张强在深圳。两个儿子都是博士后,都是医学领域里的研究专家。儿子早都成家立业了,都有了自个的温暖的家庭。近些年来,也就是张大爷的老伴去世后,两个儿子基本不跟张大爷有什么联系了。张大爷从不计较,张大爷那也是响当当的大学毕业生,他是在北河区教育局局长的位置上退休的。张大爷是谁?是个老干部,他从不指望两个儿子养老。他常跟邻居们说,活着的时候,不给儿女找麻烦,不给别人找麻烦,不给国家找麻烦,死的时候更不能给儿女找麻烦,不给他人找麻烦,才算是没白活的。所以啊,两个儿子及其儿媳妇和两个孙子两个孙女,不跟他联系,他倒是感觉正常,非但正常,简直就是一种轻松,无比的轻松。老人早就想好了,并且早已经写好了捐献遗体给医学研究院的遗嘱。他是个真正的辩证唯物主义者,他知道黄泉路上无老少,他还给自己祈祷,最好能够嘎巴一下子就离开活人的世界,绝不给自己的下一代添一点麻烦,不给亲戚朋友添一点麻烦,甚至做梦都想,能死在医学研究院的解剖台上,让医学研究人员直接就把自己给解剖了,该多好啊。他自己早就想好了,最好能无病无灾的活到八十岁,八十岁的时候,即便是无病无灾,那也要坚决的采取手段,坚决走人就是了。老人在遗嘱里已经写好了,自己的存款三十六万三千元,还有一套三室一厅的单元房子,全部捐献给津海市医学研究院,给他们当研究经费,期望他们能研究出一种药品,让所有的人都活到九十九,个个都无疾而终。老人家时时刻刻的都把这遗嘱放在身上,今天他依旧把他的遗嘱牢牢地放在了运动短裤的裤兜里。
这会儿已经是上午六点多钟了,天色已经微微放亮。张大爷别说是快跑,就连小跑也很感觉乏力了,身上感到冷得很。三个穿红色运动服的小伙子已经跑了四圈了,魏大爷已经跑了两圈了,张大爷一圈还要差一千米没跑完呢。三个小伙子跑着步,说着话,一个个都特别佩服魏大爷张大爷。他们没谁知道两位老人的姓名,可他们都从心里赞佩两位老人,都夸说两位大爷有毅力,尤其夸赞只穿裤衩背心跑步的张大爷。一位小伙竖着大拇指说:“那位老大爷真棒,这都零下二度了,瞧瞧老人家,还穿着裤衩背心,真棒啊!榜样!咱们年轻人的榜样!”三个小伙子都是津海市医科大学的大四学生。医科大学就在这公园的正东面,距离这儿也就不到两千米。由于医科大学校园内的操场整修,他们便跑到这公园里锻炼身体了。
魏大爷跑过来了,又要超过张大爷了。魏大爷跑到张大爷身边,发现张大爷脸色不大好看,白花花的不见了血色。他问道:“老哥哥,过力了吧?怎么不穿长裤长袄啊?”
张大爷无力地摆了摆右手,轻声说:“没事的,没事的。”
魏大爷倒是听清楚了,说:“不行就歇歇吧。”魏大爷朝前跑了。
张大爷一时感到不好,胸口堵塞,喘不过气来了。甬道右侧是一片海棠树林。他的第六感官告诉他,好像是不行了,好像是无常朝他跑来了,好像是他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张大爷咬了咬牙又咬了咬牙,走出甬道,一屁股坐在了一株高大的海棠树下,蓦地,他倒下了,身体呈大虾形,瘫倒在了这株海棠树旁。
天已经大亮,一轮红日正从东方的地平线上冉冉的升起。三个医科大学的学生离开了公园。魏大爷坚持跑着,又一圈过来了,他看到了躺倒在海棠树下的张大爷。他停下脚步,走了几步,到了张大爷跟前,弯下腰来,喊道:“老哥哥,不能这么躺着啊,这要闪汗的,要感冒的,快起来快起来。”张大爷没动静,两只眼睛闭上了闭的很紧。魏大爷心里一阵嘚瑟,心想,不好。他下意识的把右手食指中指并拢,贴到张大爷的鼻孔上,试了试张大爷的呼吸。“天啊,没气了,呼吸停止了。”魏大爷从兜里掏出手机,先打了一二零,又打了一一零。一一零率先到了。查看了一下张大爷的身体,从运动短裤的兜里,拿出了张大爷的一部老年手机,和他永远带在身上的那份遗嘱。一二零也到了,一个医生就地查看了张大爷的身体。医生说:“完了,死亡至少半个多小时了。是猝死,心脏病猝死。”
两名年轻警官,一个叫王成业,一个叫蒋玉德。王成业说:“就按照张国胜的遗嘱办吧。”蒋玉德给医学研究院打了电话。很快,也就四十多分钟,研究院来了汽车,把张大爷的遗体拉走了。
就在张国胜老人的遗体被运到医学研究院的第二天,国家心脑血管疾病专家研讨会就在津海市召开了。会址就在医学研究院的大礼堂。张大爷的大儿子张振从上海赶到了津海市,小儿子张强从深圳赶到了津海市,他们都是心脑血管疾病专家。这一天的上午十点,要解剖尸体,现场研究。解剖前,研究院主任胡华城讲道:“巧了,专家们,一位叫张国胜的老人很早就写下了遗嘱,把自己的遗体捐献给我们做疾病研究解剖之用。老人家昨天早晨在河岸公园晨跑,不幸心脏病突发猝死。老人家早就写下了遗嘱,不仅捐献遗体,连同房子存款,都一并捐给了医学研究院了。老人家真是一个开明的老同志啊。好了,请封院长主刀解剖——”
院长封树民亲自动手,解剖着张国胜老人的遗体。专家们在解剖台旁观看着……
没人知道解剖台上的遗体就是年轻专家张振张强的父亲。封院长边解剖边讲解着心脑血管的病理……
结束了解剖观摩。在解剖室大门口的走廊尽头,张强跟张振说:“哥哥,咱们的爸爸,怎么可以让别人解剖,即便是病理研究,那也应该是咱们哥俩解剖啊……”
“混蛋!”张振随口狠狠地骂了一句。两眼红红的走进了报告厅。张强低着头跟在张振的身后,也走进了报告厅。
报告大厅里,大屏幕继续播放着封院长给张国胜老人的遗体做解剖的全过程。
看着大屏幕,张振张强的鼻子都酸酸的,哥俩情不自禁的都在流眼泪。肯定的,应该是愧疚吧。

共 0 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写的是一位老人留下遗嘱,死后将遗体和财产一并捐给医学院的故事。从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单身老人晚年丢失的关爱;儿女们忙于工作遗失的孝敬;社会养老薄弱等问题的存在。作品留下很多沉重的话题,也带来很多深思......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7-11-1 15: 8:10 欣赏佳作,期盼赐稿。止咳药不含防腐剂效果咋样
滨州治疗妇科医院
小儿积食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