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斐斐串门小说

【一】

“走吧,我们坐车看妹妹去!”妈妈一只手拉着斐斐,一只手拉着小皮箱。斐斐快乐地欢呼:“奥,要坐车啦!看妹妹啦!”

妈妈是昨天晚上忽然决定去看妹妹的。

妹妹叫小金鱼,小金鱼的妈妈和斐斐的妈妈是好朋友,住在隔壁市里。按说也不远,城际公交一个小时就到了,可是平时大家都是各忙各的,所以也不常见面。

最近,斐斐妈妈把斐斐穿不上的衣服,收拾了一皮箱,想着托人给小金鱼捎过去,可是一时间身边的人却没人需要去隔壁市。小金鱼的妈妈一听说有衣服很高兴,因为才几个月的小金鱼长得太快了,她买衣服都买不及,而且她自己买的,还不如别人送的合适呢。小金鱼的爸爸,一开始不同意要别人穿过的衣服,他觉得又不是买不起,但是后来看到不管是新衣服还是旧衣服,穿到小金鱼身上,都被揉得皱巴巴的,分不出好赖了,就不再讲究了,因为小金鱼还不会站呢,每天都要大人抱在怀里。

小金鱼的妈妈很会说话,她有心想让斐斐妈妈来找她玩,但是她不直说,她打对斐斐妈妈说:“我们小金鱼都没衣服穿了,昨天我对小金鱼说, 姐快点来吧,来给我们送衣服吧!”斐斐的妈妈一听就坐不住了,过了一会儿把手边的工作收拾完,她又打给金鱼妈妈:“我明天就去。”金鱼妈妈等的就是这句,心里乐开了花:“你一定要来啊,不许反悔!”

妈妈一开始没打算带斐斐,因为斐斐除了和爸爸妈妈一起回老家之外,还没单独跟妈妈出过远门,妈妈有些胆怯,那些关于人贩子拐小孩的报道在眼前晃来晃去。但是如果不带斐斐的话,妈妈晚上就得赶回来,因为斐斐晚上只要妈妈,她从生下来就一直跟妈妈睡。妈妈心里一直在犹豫。

早上妈妈起来梳洗打扮的时候,斐斐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后面,妈妈进卫生间,斐斐也进卫生间,妈妈进卧室,斐斐也进卧室。斐斐眼巴巴地望着妈妈,喃喃地说:“妈妈,我可喜欢你了,我想跟你一块去,妈妈,我可听话了……”

妈妈忽然就决定了:带斐斐一起去。毕竟这个时间斐斐已经两岁半了,应该带她出去走走了。如果真遇到人贩子了,妈妈大不了把皮箱扔了,抱起斐斐就跑,往有警察的地方跑。为此,斐斐妈妈专门穿了一双方便走路的平底鞋。

奶奶听了妈妈的决定,说:“那你可想好了,她不走了你就得抱着,可够你累的。”妈妈说:“没事,都是坐车,走不了几步路。”

斐斐太高兴了,她主动要求妈妈给她穿上她最喜欢的带小兔子图案的外套。

走到小区门口的超市,妈妈给斐斐买了酸奶和小面包,小孩子饿得快,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斐斐看到超市里卖的蝴蝶结,走不动了。斐斐问妈妈:“妈妈,妹妹有蝴蝶结吗?”妈妈看了看说:“我们送妹妹一个吧!”妈妈买了两个蝴蝶结,给斐斐一个,另一个给妹妹。斐斐拿着两个蝴蝶结,蹦蹦跳跳地说:“好的,给妹妹一个,我一个,我最喜欢戴蝴蝶结的妹妹啦!”

妈妈带着斐斐上了小区门口的公交车,奔向车站。一上车,就有人给他们让了座,让座的是个大学生。斐斐坐在妈妈怀里,看着窗外的风景,心里开心极了。初秋的早晨,清爽宜人,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斐斐忍不住哼起歌来,究竟哼唱的是什么,妈妈听不懂,斐斐自己也说不清。

到了车站,斐斐跟妈妈去排队买票,斐斐可乖了,一直站在妈妈身边。坐上城际公交,斐斐才发现,这个车是两层的。司机问斐斐妈妈箱子里有贵重物品吗,妈妈说:“没有,都是小孩衣服。”司机就让妈妈把皮箱放在一层的中间,步梯口旁边。一层已经坐满了,妈妈拉着斐斐就上了二层,斐斐一步一回头,看着箱子:“妈妈,皮箱……”妈妈知道她的心思:“没事,放心吧,不会丢的。”

二层没坐满,还有好几个座位。坐下后,斐斐还是不放心,起身在行进的车上摇晃着走到步梯口往下看,妈妈不放心,就跟在后面扶着她,看看箱子还在哪儿,又回来了。

斐斐好奇地望望窗外往后奔跑的树木,出了市区,路两旁基本上就都是田野了。很快,斐斐有些倦了,妈妈就让斐斐上身靠在自己腿上,半躺在座位上。人小也有好处,随便一个角落就能躺下,斐斐很快就睡着了。

在斐斐前排的座位上,坐了几个年轻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几个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斐斐就被惊醒了。妈妈拍拍斐斐说:“起来吧,一会儿就到站了!”斐斐一时还没完全醒来,靠在妈妈身上,愣了好一会儿。妈妈看她又想睡着的样子,赶紧打开一袋酸奶,把吸管放她嘴边。斐斐一喝酸奶,马上就来了精神。斐斐坐起来问妈妈:“妹妹家在哪儿啊?”妈妈说:“一会儿下车就到啦!”

到了车站,妈妈一手拉着箱子,一手紧紧拉着斐斐的小手。车站里人来人往,妈妈走得很小心,生怕别人碰到斐斐了。斐斐很乖,她没有妈妈走得快,就一路小跑跟着妈妈。走出车站,站在大路边,妈妈张望着,找出租车,在站里也有出租车司机主动跟妈妈打招呼,但是那都是不打表的车,妈妈怕被坑不敢坐。

斐斐又问妈妈,妹妹在哪儿啊?妈妈说坐出租车一会儿就到了。

斐斐说:“妈妈,我想尿尿!”

妈妈赶紧四处张望,不远处的街角,有棵大树,妈妈拉着斐斐跑到大树后面。斐斐自己会扒裤子,妈妈四处张望,下意识地想会不会有香港人来拍照啊!街上的人来来往往,没人注意斐斐,即便有人看到了,也不在意,孩子小,不比大人。

坐上出租车,斐斐兴致很高,一直往前探头看,妈妈把她又往座位上抱抱,让她靠着后背。妈妈拿出,给小金鱼妈妈打,“我们一会儿就到了啊,在出租车上呢!”妈妈声音很响亮,好像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司机师傅大概五十岁左右吧,他笑笑,没说话,扭过头来看看斐斐。

【二】

小金鱼家离车站不远,一会儿就到了。小金鱼妈妈乐呵呵地站在楼下迎接:“跑得还挺快的啊!斐斐都长这么大了,真是个小美女!”

斐斐欢快地跟着妈妈进了电梯,两位妈妈絮絮叨叨地寒暄着。小金鱼的妈妈身上捆了一个背带,小金鱼就坐在背带里,面对着妈妈。斐斐仰头望着小金鱼,电梯一启动,斐斐吓了一跳,赶紧拉着妈妈,斐斐家住的是没有电梯的五层楼。

进了小金鱼的家,金鱼妈妈解开背带,把小金鱼放在沙发上,背靠着沙发背坐着,然后去给斐斐拿水果了。小金鱼刚刚学会坐,还坐不稳,一不小心就歪倒了。

斐斐妈妈进卫生间给斐斐洗了手脸。斐斐出来一眼就看见沙发上的一只小兔子玩偶,一把拿起来,看着小金鱼喊道:“妹妹到了!”

斐斐妈妈把小金鱼扶起来,对斐斐说:“你不是要送给妹妹蝴蝶结吗?”

斐斐赶紧从衣兜里掏出蝴蝶结,想给妹妹戴头上,可是妹妹的头发太短了,就像斐斐小时候一样。

妈妈说,“要不给妹妹别到衣服上吧?”斐斐就把蝴蝶结卡到妹妹衣襟上了。

小金鱼的妈妈端了一盘切好的橙子从厨房走出来,喊斐斐吃橙子。斐斐最爱吃橙子了,接过一块,立刻吃了起来。小金鱼的妈妈说:“这个蝴蝶结真漂亮啊!小金鱼要谢谢姐姐!”

可是小金鱼不会说谢谢,她只是低着头用手揪那个蝴蝶结。

小金鱼的妈妈说:“咱们出去吃饭吧。”平时金鱼爸爸上班,金鱼妈妈自己一个人在家带孩子,都是买饭吃,很少做饭。

金鱼妈妈又用背带把小金鱼捆在身上,斐斐妈妈拉着斐斐,来到附近的一家餐馆。斐斐妈妈爱吃面,要了一碗牛肉面,金鱼妈妈要了一碗牛肉汤加一张烧饼。餐馆装修得很清雅,服务员也很贴心,还没要呢,就直接送上一个小碗给斐斐。斐斐妈妈给斐斐挑了几根面和青菜,但是很显然斐斐对金鱼妈妈的牛肉汤和烧饼更感兴趣。斐斐还不太会用筷子,她用勺子舀牛肉汤,喝得可香了,喝完了,金鱼妈妈又给她盛了点,她又吃了点烧饼,然后开心地说:“我吃饱啦!”

吃完饭回到家里,斐斐妈妈感慨:“真是省城啊,两碗饭就要几十块啊!”金鱼妈妈呵呵笑着说,我都习惯了。

斐斐有点困了,躺在妈妈怀里,不说话。妈妈一手揽着斐斐,一手在斐斐背上轻轻拍打,低头盘算着,自己和女儿要是在这儿玩上两天,顿顿这样出去吃饭,得让金鱼妈妈花多少钱啊。

斐斐很快就睡着了,妈妈把她放到卧室的床上,小金鱼却还不瞌睡。金鱼妈妈给小金鱼喂奶,小金鱼喝完奶,哼哼唧唧,原来拉臭臭了,两位妈妈手忙脚乱地为小金鱼换尿不湿,擦洗屁股。

斐斐妈妈看小金鱼身上的衣服都脏了,就拿出自己带来的斐斐小时候的衣服,给小金鱼换上,金鱼妈妈则把脏衣服拿到卫生间里洗洗,挂起来晾晒。

忙完这一切,两个好朋友才算真正开始聊天。

斐斐妈妈说:“你怎么不让老人来帮忙呢?两个人一起,好歹能换换手,不会这么累。”

金鱼妈妈叹口气说:“我何尝不想啊!原来,小金鱼的姥姥之前在这儿帮忙,后来累得生病了,就回老家休养了,而小金鱼的爷爷奶奶和金鱼妈妈关系很不好,基本不来往。现在有小金鱼了,老两口倒是有和好之意,想来看看孙女,但是金鱼妈妈不想看到他们。”

斐斐妈妈和婆婆相处得很好,因为奶奶对斐斐特别好,照顾得很细心,所以斐斐妈妈总是劝别人和婆婆和睦相处。

斐斐妈妈说:“其实人就是个心态问题,我以前跟我婆婆关系也很一般,婆婆心眼直,说话不好听,做饭也不和我的口味,但是我生孩子的时候,刚好老娘在我这得了急病,月子里,我婆婆不光照顾孩子,还给我和我娘做小灶,这让我特别感激,再加上老太太一直对斐斐特别好,所以我就觉得一些小事就压根不用在意,没有比奶奶更好地保姆了。”

金鱼妈妈说:“我太想有个人来帮忙,让我歇一会儿啦!可是我这公婆战斗力实在太强了,我是斗不过,只能远离他们了,他们说是想来看看孩子,可是我最清楚,他们来了,只会把我的生活搞得一团糟——我也不想让小金鱼生活在不开心的环境里!”因为之前的种种不愉快,金鱼妈妈结婚的时候,就和金鱼爸爸商量好的,金鱼爸爸怎么孝敬父母都可以,但是不能强迫金鱼妈妈去面对他的父母,否则就不结婚了。金鱼爸爸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父母,也不想失去金鱼妈妈,他那么爱她,所以就答应了这个条件。

斐斐妈妈听了这话,就不再劝了。金鱼妈妈在读书的时候,是同学里人缘最好的,从没跟人红过脸,从来不会大声说话,一张嘴全是动听。因为会说话,后来做生意也做得红火,直到有了孩子才不干了。人都说她精明,可这从不与人争执的精明里也透着善解人意。连这样玲珑的人都不能招架,想必那两位老人,确实是脾气古怪了些,一种米养百样人啊。

斐斐妈妈和金鱼妈妈,是在考研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大学校园的西北角里,有个小院,很久以前那是个校办工厂。后来厂子停了,这个小院被人承包了,改成宿舍,租给这些考研的人。斐斐妈妈住的这间寝室里,都是好相处的人,再加上大家都一心考研,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习,生活很简单,所以也没矛盾,而且考研的压力又让人生出一种难兄难弟的感觉,大家关系都很好。

金鱼妈妈考上研究生以后,住进了研究生宿舍,但是还常常回来看看金鱼妈妈。后来听说金鱼妈妈在教室学习的时候,认识了金鱼爸爸。然后两人就走了,来到了省城,不知道为什么,就联系不上了。再后来斐斐妈妈听当年同寝室的另一个好朋友说起她在省城见过一次金鱼妈妈,只见那时的金鱼妈妈,整个人懒懒的,没精打采,不想说话的样子,跟以前那个神采飞扬的小机灵鬼判若两人。大家就一起分析,最后得出结论:一定是因为金鱼妈妈没有考上研究生,打击太大,才变成这样子的。

直到前两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斐斐妈妈又和金鱼妈妈联系上了,才知道那时间小金鱼的外公得紧病去世了,对金鱼妈妈的打击太大了,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当时就感觉自己整个人神经都不太正常了,智商都下降了,整天就什么也不想,什么都懒得干,他去哪里,我也跟着去哪里,就像个空壳子一样。”好在金鱼爸爸是个重情义的好男人,那些日子里悉心照顾她,宽慰她,才让她慢慢走出低谷。

说起金鱼爸爸,斐斐妈妈就八卦起来:“只知道你俩在自习室里认识的,究竟是怎么勾搭上的啊?”

当年考研的队伍庞大,没有课的教室大家都去占位,占到位子了就固定下来,每天都去这个位子学习,省得人多的时候转来转去找不到位子。当时金鱼妈妈在综合楼六楼一间教室里占了一个位子,金鱼妈妈和金鱼爸爸模样都生得漂亮耀眼,俊男美女,在那个乌压压的教室里,俩人抬起头来就只看见彼此,别人都是背景。他俩认识的那段时间里,斐斐妈妈已经考上研究生,住进了研究生宿舍。因为不住在一起,所以斐斐妈妈对他俩的事情不是特别清楚。

金鱼妈妈提起往事就满眼含笑:“据他说啊,那天晚上我一进教室,他哥们就给他发短信,说你看上的那小妮儿来了!然后他就赶紧到教室来,专门坐在我身边。那天晚上,他就一直心神不宁,一会儿收拾书本,一会儿擦擦桌子,要不就坐哪儿长吁短叹,最后也不记得他说什么了,反正就是从那天起搭上话了!”

共 985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很有意思的情感小说。文中的小金鱼以为是家养的小金鱼,细细看来,原来是是孩子的名字。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在她和斐斐的身上发生了许多有趣的故事,逗得身旁的人都因为她们或喜或悲。由此可见,作者还是观察很细致的,要不怎会有如此细腻的语言、神情、动作、心理的描写和刻画。使得孩子大了的读者,想念起自家孩子小时候的一些日子来了。童言无忌,往往能唤醒麻木的成人。拜读此文,觉得就是一种回味、一种享受。一篇童真较浓郁的情感小说,精彩无限,值得品茗细读,倾情推荐共赏!【:清风淡雅】

1楼文友: 21:11: 0 感谢作者赐稿给【荷塘】!问好! 在清风徐来的日子里,捧卷诗词,斜倚在竹椅里,笑看流年……

2楼文友: 21:1 :17 很有趣味的小说。赞一个! 在清风徐来的日子里,捧卷诗词,斜倚在竹椅里,笑看流年……

楼文友: 21:1 :42 【荷塘】有你更精彩!期待你佳作连连! 在清风徐来的日子里,捧卷诗词,斜倚在竹椅里,笑看流年……

4楼文友: 11:5 :11 很传神的文字,孩子的心像白纸,真好,赞一个 爱文字,写文字是我今生戒不掉的瘾

5楼文友: 08:52:06 这时,斐斐甩掉拖鞋,爬上沙发,偎在妈妈身边,抢过说: 姨姨,我明天还去找你玩! 她巴不得妈妈天天带她串门玩。斐斐的话又让妈妈心里释然了,原来,离别都是为了下一次相见啊!欣赏佳作。问好学习!

宝宝夜里咳嗽厉害怎么办

宝宝夜咳嗽是什么原因

小孩便秘怎么办

冠心病是由什么引起的
一周岁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补肾补气血的中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