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br滇中腹地

滇中腹地,群山层峦叠嶂,此起彼伏,绵延百里。众多蜿蜒曲折的河流星罗密布。石者河像一条白色的修长玉带,缠绕在青山之间。河水跟随地势,时而湍急,形成瀑布,飞流直下。时而舒缓,唱着潺潺歌谣,欢快地流向远方。

此岸蓝砖碧瓦,金碧辉煌,郁郁葱葱的树木将村庄覆盖。新式砖瓦房沿河而建,顺着河流的方向,延伸至远方。村里人口不多,只有几十户人家。但由地处进城的咽喉要道,过往的马帮,喜欢在村边的驿站歇息,因而熙熙攘攘,热闹非凡。鲁凤,一个普通而有故事的姑娘,就生活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里。

彼岸断壁残垣,荒凉无比。修长的空地上,土坯房显得凌乱不堪,隐隐约约可以看出村庄的模样。村口的柳树下,包裹着厚厚头巾的老人在晒太阳。每次鲁凤将衣服晾晒在河畔的篱笆上后,总会隐隐约约听见对岸有人在呼唤自己。

一河之隔,并是两种景象。繁华落寞,近在咫尺之间。人们茶余饭后,喜欢三三两两闲谈,聊天的话题天花乱坠。但无论是谁无意间提到对岸,对方都会面色凝重,刻意岔开话题。似乎都在回避关于彼岸某些细节,隐藏起不可告人的秘密。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是在疑惑中长大的。鲁凤自然也是如此。

此岸的人们不愿意摆渡过去,彼岸的人们不愿意涉水过来。久而久之,河流两岸的人们断了日常联系。只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此岸的人们会将一些闲置不用的生活用品集中起来,由村里有名望的长辈统一检查,然后挑几个年轻力壮的年轻人,将其放到渡口那只小破船上,顺水摆渡过去。彼岸包裹着厚厚头巾的人们,会趁着夜色将物品取走。顺便将一些药草放在船中,算是回馈。然后借着月色,再将破旧的小木船逆水摆渡回来,牢牢拴在渡口的木桩上。

这样的习俗,一直持续。这样的冷漠,一如既往。人们渴望这个格局被打破,可以自由利用彼岸丰饶的资源发展经济。又害怕这个格局打破以后,承受不可预估的灾难。

殊不知,打破这个格局的人,居然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很多年后,她的名字比村庄更加响亮。她叫鲁凤,是村里第一个通过读书改变命运的女人。

鲁凤的故事,得从1992春天的一个普通的傍晚说起。

那时候,村里的广播每天19:00都会准时转播新闻联播。唯一不同的是,这天晚上新闻联播结束后,村长决定插播了两条喜讯——张寡妇家的大女儿鲁梅订婚,二女儿鲁凤考上了省城大学。

村口的高音喇叭,高分贝将喜庆播报。喜庆的事迅速传得沸沸扬扬。连鲁梅和鲁凤的母亲张寡妇,这位曾经备受村邻争议的女人,又逐渐被人们遗忘的女人,都再度被人们热议。当然,焦点已经不在是几年前她如何克夫,如何水性杨花,如何闹得老鲁家家破人亡。此时焦点全部集中在她的双胞胎女儿鲁梅和鲁凤身上。

鲁凤是鲁家的二姑娘。皮肤黝黑,相貌普通,天资聪慧。师从村中有“百灵鸟”白老头,练得一副好嗓子,会唱动听的梅葛调。虽不是梅葛传人,但也小有名气。嘴很甜,逢人都叫的很勤快。叫过之后,却又表现出羞涩。但村里人提起她,都会竖起大拇指。

鲁梅,是鲁凤的同胞姐姐。鲁梅比鲁凤早出生几分钟,却占尽了先天优势。有飘亮脸蛋,完美身材。从小爱打扮,个性张扬。也是人见人爱。

刚满18岁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快要踏破张家门槛。可惜,都被姐妹两人冷笑拒绝。拒绝的理由五花八门的理由。其实众人都知道,是没有遇到合适的人。

人们鄙视张寡妇的不堪过往,却对这对鲁家这对姑娘很是尊敬,从来不在她们面前数落张寡妇。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如意算盘,大家心知肚明。这对水灵灵的姑娘,将来可是要入赘有头有脸的富贵人家,是万万不可开罪的。

“姐,将来想做什么呢?不会是随随便便找个人嫁了吧。”上学路上,鲁凤坐在自行车上,小小心翼翼地问姐姐。

“才不会呢,我要好好读书,去很远很远的城市,将来想赚很多钱,好好孝敬妈妈。”不苟言笑的鲁梅,回答得干净利索。

“妹,那你呢?你将来想做什么?”鲁梅反问道。

“我还没有想好,想......想和姐姐一样。”鲁凤说得吞吞吐吐。

姐姐冷笑,笑妹妹是个没有理想和抱负的孩子。都那么大的人,还连自己的理想都不明确。妹妹也只是笑呵呵的,默不作声。

姐姐不再理会妹妹,将自行车登得飞快,冲向学校。

鲁梅和鲁凤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两人穿同样的衣服,吃同样的饭菜,经历了同样缺乏父爱的童年。从小学到初中,两人都是同班同学。学习成绩优秀,一直被村里的孩子们立为榜样。父母在教育不爱学习的孩子的时候,你看看张家那两姐妹妹如何如何好,你自己如何如何差。据说,这是该村最有说服力、最权威的教育方式。

“你们是没有爸爸的孩子,可怜兮兮的。”同村的小伙伴媚儿用略带鄙视话语,嘲讽姐妹两人。

鲁梅将书本摔在桌上,正欲起来和媚儿理论的时候。鲁凤拉住姐姐的手,囔囔道:“不要理她,我们本来就没见过爸爸,但妈妈说,爸爸终有一天会回来的。”

姐妹两人一整天都精神恍恍惚惚。放学回家,姐妹两人迫不及待地跑回家,抱着母亲的大腿,哭闹着问母亲:“爸爸为什么不回来,为什么不回来看我们。”

张寡妇手中的碗掉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你们的父亲去了很远地方,等你们张大了,就会回来看你们了。”张寡妇边说,边弯下腰去拾地上掉落的破碗,话语间有些吞吞吐吐。破碗划破了她的手指,鲜血流出,手指微微颤抖。

张寡妇流血的不仅仅是手指,还有心在滴血。孩子这么大了,可还没有见到过自己的父亲。张寡妇想肯定是孩子思念父亲了。泪水一滴滴落下来,打在破碎的碗上,疼在心中。

随着姐妹两渐渐长大,听出了母亲话语间的敷衍。她们们深知,父亲自从她们出生就没有出现过,母亲独自支撑起这个家庭,将姐妹两人抚养长大,受过太多委屈,遭过太多白眼。母亲年纪不大,却早已满头白发,多半是为这个家操劳所致。母亲比她们更需要父亲。这个家需要一个男人,来分担母亲的痛苦。

初中是个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季节。初三那年,姐姐鲁梅坠入爱河,和高年级帅气的男生偷偷谈恋爱。不难想象,一个有着飘亮脸蛋,完美身材,性格大大咧咧的女孩情窦初开,会是怎样的执着。

虽说爱情没有对错,但相遇太早,对身心健康会有影响。身心上的伤害,在外人的眼中,可以忽略不计。而对学习上的影响,每次考试的成绩能客观的反应出来。

“姐,我们要好好的读书,为了我们的梦想,不能做其他事情影响学习。不然阿妈会伤心的。”妹妹鲁凤在发现姐姐坠入爱河,学习成绩下降的时候,苦口婆心劝说姐姐。

“梦想,梦想能当饭吃吗?我的事情不要你指手画脚。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鲁梅都捂着耳朵,不耐烦的回答妹妹。

鲁梅从小缺乏父爱,亲眼目睹了母亲的悲惨人生,决心不再步入母亲的后尘,要找一个不离不弃的人,幸福的生活。当妹妹提醒她的时候,鲁梅置若罔闻。鲁凤说多了,鲁梅以为是妹妹嫉妒自己。

“鲁凤,你个丑八怪,你是不是嫉妒我,如果你也喜欢他,我可以让给你。”姐姐用冷漠语言嘲讽妹妹,希望落得耳边清净。

鲁凤发现,从小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姐姐变了,变得不可理喻。爱情会让一个人头脑发热。

鲁梅的班主任开导鲁梅的时候,鲁梅也是当面答应好好学习,不再早恋。私下里却将恋爱谈得风生水起。每次鲁梅被老师做其思想工作,姐姐都认为是妹妹在背后捣鬼,恶意告状,臭骂妹妹一番。

妹妹每次被姐姐骂后,都只得躲在被窝里偷偷的哭。妹妹不敢告诉母亲,因为母亲知道后,姐姐会被骂。只能独自忍受,最终不再插手姐姐的事情。热恋中的姐姐,再也不愿意和妹妹同路,周末也很少回家。

初中也是个决定命运和前途的黄金年段。长相普通的鲁凤,性格内向,没有姐姐那般飘亮的容颜。虽也曾暗恋过帅气男生,但一直没有勇气向对方表白。她深知自己只有读书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自己必须将命运牢牢抓在自己手上,无暇顾及其它。她将那份“爱”藏在心中,将所有的青涩写进日记,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学习上。

想一个人的时候,就让自己静下来,用心的做题。念一个人的时候,就在三角形上添加辅助线,打发无聊。功夫不负有心人,付出总会有回报。在学习这件事情上,付出会有回报终究得到验证。鲁凤始终保持着名列前茅的成绩,每年学校的奖学金,无一漏拿。为母亲缓解了很多家庭压力。

姐姐凭借漂亮外表和跌宕命运,从小赢得了所有人的宠爱。但随着精力的分散,学习成绩再也无法赶上妹妹。凭借小聪明,学习成绩还不算太差。可江河日下,自己三心二意的学习态度,加上恋爱分散了大部分精力,和妹妹的差距,越来越大。曾经名利前茅的孩子,最终成了末等生。那种打击,是巨大的,对于心高气傲的鲁梅来说是致命。鲁梅在中考前辍学,跟着隔壁村的男生进城打工。

由于姐妹两人性格不同,选择的路不同,受教育的程度不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姐姐开始嫌弃妹妹是个书呆子,只是抱着书本消磨时光。妹妹看开始不惯姐姐花钱大手大脚,逢年过节也不回家。姐妹之间的隔阂,逐渐成为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就像眼前被残忍河流分割的村庄,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

知女莫如母。张寡妇对姐妹之间的隔阂,看在眼里疼在心上。遥想自己嫁到了这座村庄,丈夫就不知所踪,背上“寡妇”之名。流言蜚语就一直没有断过。自己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将两个女儿抚养成人。如今,看着女儿越长越大,个子早已超过了自己。可女儿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独自叹息。

鲁梅结婚,招了个好女婿。鲁凤考上了省城大学,将来能立足城市。得到了亲朋好友的祝福,一向冷清的张寡妇家,也变得热闹起来,人们开始同情张寡妇的遭遇,帮张寡妇一家做些力所能及的农活。

鲁梅结婚后,依旧和丈夫一起进城打工。鲁凤去了省城上大学,独自远赴他乡求学。虽然姐妹两人同在一座城市,都是各忙各的,很少联系。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鲁梅和鲁凤之间的隔阂,成了村里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人们感慨,曾经相依为命的姐妹,如今会落得这般田地。怀疑这世界上,是否存在真挚的亲情。

1996年春节,是鲁凤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个春节,她第一次带着男朋友回家过节。鲁梅也带着丈夫和孩子回家,一家人难得团聚在一起,其乐融融。姐妹不和的传言,不攻自破。可姐妹之间的竞争和隔阂,依旧存在。

大年初一,鲁凤和男友小华一起漫步河边。潺潺的流水,欢快流向远方,似乎在为这对恋人祝福。小华看到此岸繁华,感慨改革开放后,中国农村发生的巨大的变化,宽敞的马路,富裕的小康生活。然而,看到彼岸荒凉,心中很不是滋味。感慨乡村的差距依旧巨大,经济建设任重而道远。心中暗想,如果有一座桥,人们往来方便,互通商贾,或许能平衡发展。小华是学经济学出身的,喜欢用经济学的思维分析问题。他老家离这里也很近,这里也算半个家乡,总想为家乡做些事情。

小华分析利弊得失,将心中的想法和鲁凤商议。鲁凤见小华愿意为家乡办事,心中甚喜。自己当初看重的局势这个小伙子的善良。这就是鲁凤多年的心愿,让河流两岸都能发展,也她毕生所愿。

那时候,正是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时期。许多抓住机会,下海经商,办起了公司,很快致富。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很多公司得到了很大的发展。鲁凤和丈夫,同时辞职跟随了下海经商。夫妻两人苦心经营,公司很快壮大。心中一直不忘为家乡建一座桥,让河流两岸互通有无。

1999年,新世纪的曙光即将来临。鲁凤夫妻两人的工资收入,活法所得终于可以自由支配。两人返回家乡,将造桥的事情提上议程,一开始得到了村里人的热烈欢迎。可后来,麻烦随着造桥工作的展开,接踵而至。

在那个经济转型的年代里,很多把握机会的人,命运在很短的时间里改变。姐姐鲁梅和丈夫,已经成为本地民营企业的老板,富甲一方,而且经常花钱为乡亲们办事。

为了能筹集更多造桥资金,鲁凤决心联合姐姐鲁梅一起造桥。鲁凤准备了礼品,和丈夫小华一起拜访了姐姐。

姐妹两一见面,彼此寒暄。妹妹提出,一起出资造桥,为乡亲们做好事的时候。姐姐思索了一下利弊得失,造一座桥对她来说小菜一碟。满口答应,妹妹感激涕零,想起这些年对姐姐的成见,反而心中惭愧。

无奈的是姐姐不愧是生意人,将对妹妹的不满都藏在心中,在外人面前和妹妹相谈甚欢。而妹妹鲁凤信以为真。当丈夫小华觉得姐姐不会就这样帮助他们的时候,肯定会为造桥制造麻烦。鲁凤反而指责丈夫小华鼠肚鸡肠。

果然不出丈夫小华所料,麻烦随之而来。愤怒的村民们冲到张寡妇家,扬言要将鲁凤和丈夫小华赶出村庄。鲁凤和丈夫正在绘制造桥的图纸。鲁凤见到乡亲们手中持棍棒,差一点跪下求乡亲们,有事可以慢慢商量。可愤怒的乡亲们,还是不依不饶。坚持要将夫妻两人滚出村庄。

共 887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滇中腹地,群山环抱,河流蜿蜒,隔河的两个小村庄,此岸蓝砖碧瓦,金碧辉煌,彼岸断壁残垣,荒凉无比。河边有渡口,却从没有人摆渡,关于对岸那不为人知的秘密,村里人都刻意回避,从不谈起。直到有一天,这种冷漠的格局,终于被一个年轻的女孩打破。她就是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鲁凤,她用知识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把温暖的桥梁架设在那条河上。鲁凤和鲁梅是双生姐妹,她们从小就没有爸爸,是妈妈独自抚养她们长大。姐俩学习一直挺好,姐姐生得漂亮,性格活泼,妹妹长相一般,沉稳内敛。初中后姐姐早恋,影响到了成绩,早早退学,和恋人打工去了,鲁凤则凭着自己的刻苦努力,考上了大学。两姐妹性格不同,也产生了隔阂,关系一直绷得很紧,没有了亲姐妹的融洽。姐姐鲁梅结婚后和丈夫经商,办的私营企业红红火火。妹妹鲁凤大学毕业后也和丈夫下海创办企业,干得风生水起。鲁凤想在河上修座桥,为村民们谋福利,找姐姐来帮忙,鲁梅当面答应了,背后却使拌子,挑动村民要把鲁凤两口子赶出村子。鲁凤他们被逼无奈跑到河边,从渡口过到对面的村子里,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他们的爸爸,居然就在这里,原来他是麻疯病人,村子里的那些老人,都是麻疯病患者,为了不把病传染给亲人,他们不得不选择了隐居。鲁凤花钱给村里人治病,后来,痊愈了的病人都回到原来的村里,和亲人们团聚了。村民和政府也集资修了一座桥,连同了两个村落。小说在一开头就埋下伏笔,层层递进,最后真相大白,结局完美。鲁凤两口子对麻疯病人的关爱和帮助,体现出人间的大爱。关心弱势群体,不歧视病人,多给他们一些关爱和温暖。世间有情,人间有爱,一篇传递社会正能量的好作品。欣赏佳作,推荐阅读【编辑:红尘有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92900 2】

1 楼 文友: 2015-09-28 14:51:54 感谢诗笺赐稿,支持星月,问好! 轻拥沧桑,笑语流年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9-28 15:54:11 谢谢红尘姐的精心编辑,贴切、唯美的按语。由衷感谢,问好!

2 楼 文友: 2015-09-28 14:54:10 小说构思精巧,人物形象饱满,宣传大爱,传递正能量。 轻拥沧桑,笑语流年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9-28 16:08:18 谢谢红尘姐的认可。现在的农村存在着诸多的不和谐因素,一些老弱病残的老人艰难的活着,深受疾病的困扰,兄弟姐妹之间也会因为利益的冲突而形同陌路。但无论怎样,人间自有真情在,人们会不断反思,然后在心与心之间架起桥梁,幸福快乐的生活。

 楼 文友: 2015-09-28 14:55:11 期待诗笺更多的佳作,祝创作愉快! 轻拥沧桑,笑语流年

回复  楼 文友: 2015-09-28 16:10:02 好呢,红尘姐,我有空会多写,多总结。到时候,还请红尘姐多多指点。

4 楼 文友: 2015-09-28 15:28:02 原怀着平淡的心情,阅读完这篇文章后,情绪久久不能自已,曲直的故事,无法意料的结局,一波六折的情节,更是让人值得赞许,先不谈作者阅历之高,笔韵之厚!

细看张寡妇一家,两个原本无话不谈、无事不讲的女儿,随着时间渐渐地往不同的方向走,牵扯出后面一连串的故事,这篇文献,具备了近代历史的写实包括人文,很多时候,原本平静的社会就是那一两个人引发出一大堆风波,某些人的虚荣心唯恐天下不宁,还好正是仅存的正义感,致使人们未走向堕落的深渊。

很喜欢诗笺哥的文字。愿好友再创佳作 。问候,安好。

回复4 楼 文友: 2015-09-28 16:17: 8 感谢聂之的来访,感谢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人间自有真情在,只要多换位思考,所有的隔阂都只是暂时的。农村正在一步步的发展,但还存在诸多不完美的地方。农村的发展需要我们这些有幸走出农村的孩子的支持。也希望聂之将来学有所成,像文中的鲁凤一样为家乡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愿你一切安好!

5 楼 文友: 2015-09-28 22:49:54 非常好的小说,开心来学习了,欢迎来星月支持征文,祝幸福安康! 盈盈细雨。

回复5 楼 文友: 2015-09-29 2 : 9:15 谢谢认可,遥祝编安!

6 楼 文友: 2015-09-29 19: 7:11 人世间,无论是冷着还是暖着,只要有真情存在,爱就会传播开来,心与心之间就会架起爱的桥梁。富有哲理的故事,感人至深,拜读学习。祝安好!

回复6 楼 文友: 2015-09-29 2 :56:04 谢谢文友来访,问好!

7 楼 文友: 2015-10-06 15:09: 0 红尘俗世,人情万象,世事如转盘般的盛衰轮替,冷暖交织。是人皆有私欲,护己排他的本能,如文中姐妹花的隔阂;一些陈旧俗念,根深蒂固难以改变,如愚昧封闭导致村民对麻风病人的偏见,任其远离在荒角僻落,自生自灭;然而,血浓于水,经历风雨无常的姐妹花终究握手言和,那不畏艰难的良善义举,默默付出,终于矫正了一双双世俗的目光,让心相连,让爱延续。。。 未来不迎 当时不杂 过往不恋

回复7 楼 文友: 2015-10-06 20:07:17 问好默默姐,用真实的情感虚构故事,不知不觉间自己走入了故事里,和主人公对话,说着说着,就有了此文。我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会在未来的日子里不断改善。

8 楼 文友: 2015-10-06 15:17:24 问好诗笺,两次拜读佳作,仍是颇有感触,发人深省,感佩其细腻缜密的心思,深度而精妙的文笔一路铺来,可读性甚强,学习了! 未来不迎 当时不杂 过往不恋

回复8 楼 文友: 2015-10-06 20:08:5 谢谢默默姐的喜欢,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由衷的谢,发自心田。青岛双鲸药业悦而维生素D怎样预防韧带扭伤呢合肥男科专科医院

小儿便秘有什么食疗方法
抗快速心律失常首选药
厦门治疗包皮包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