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次展会上营养

全球最大的图书业博览会法兰克福图书展是出版业的“风向标”。在这次展会上,全球出版业巨头们无一不谈的一个话题就是数字化出版问题。随着全球科技的发展,古老的图书出版行业也面临着互联、数字化等新兴科技的发展带来的挑战。法兰克福图书展总裁博斯说,我们今天谈到的书,已经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印在纸上的书。拿法兰克福图书展为例,如果只是看到印在纸上的书,的确展位面积在下降,但另一方面,电子媒体、数字化产品在法兰克福图书展中的参展比例却逐年上升,意义日益重大。它们已经成为书展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董事长陈昕对全球数字出版情况有着多年的研究。他说,数字化图书逐步赶上或者超过传统的图书并在图书出版中占据重要位置是一个趋势。他认为,数字化图书有着传统图书所不具有的优越性,它可以大规模地满足个性化的读者的需要,一个海量的数据经过结构化的处理,可以满足无数人的个性化的需要。而传统化的图书则很难估计个性化的需求。

据法兰克福书展与权威调查机构对全球出版业的调查,80%的出版社已经认识到数字化是一个机会而不是危机。但绝大多数人则认为,现在还没有一家出版机构找到一个成熟的方向。仅有12%的出版人认为现在是大量投资的时候。虽然60%的出版业老总认为,数字化给他们带来的赢利目前低于其整体赢利的10%,但几乎所有人都表示,这种状况显然在最近几年中会发生巨大的变化。41%的出版业领头人认为,到2010年,数字化产品赢利将达到或者超过10%,而且绝大多数的人相信,在最近几年中他们的数字化产品的赢利份额将有明显提升。调查显示,大多数业内人士已经改变两年前的看法,认为数字化出版将逐渐超过传统的图书。50%以上的人认为,2018年将是一个转折点。而就在前年,很多人还坚信,数字化产品的赢利不会超过传统的书。

德国书商与出版商协会主席贺内菲尔是德国出版业的领头人物。他认为,就数字化出版这个问题,出版人目前的困惑是如何抓住机会,找到数字化赢利的模式。目前一个可以像传统的出版销售模式那样维持出版业赢利和发展的模式还没有找到,这让出版人很焦急。奥地利图书贸易联合会的新媒体负责人对本报说,德语区出版业并未受到金融危机较大的影响,今年图书出版业不会出现负增长。但是在美国,人们的阅读习惯已经开始从传统的阅读方式向数字化阅读习惯转变。在德语区,明年将是这一转变的开端,数字化的挑战是显而易见的。

从事出版社和图书馆数字化服务的德国DiViBib出版服务公司总经理卡尔施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出版界谈数字化多年,目前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就是说,出版数字化已经成为不以出版人意志为转移的不可逆转的趋势。对于伴随互联长大的新的一代读者来说,电子阅读,数字阅读是其生活中自然而然的一部分。传统的书肯定会存在下去,但是如果少了数字化功能但是我改版的时候和服务,肯定是不能被绝大多数读者认可的。跟不上数字化的出版业和图书馆肯定会被读者抛弃的。

陈昕和卡尔施均认为,对于绝大多数出版社来说,在目前互联上绝大部分资源免费的情况下,找到一种合适的赚钱模式不太容易。图书络运营商亚马逊推出的kindl电子阅读器虽然也只是少数人拥有的时髦产品,在其价格结构中,阅读器硬件占主要成份。总体来讲,目前数字阅读的电子产品销量仍然处在低水平上。但是,这一状况很快会发生改变。因为电子书等数字化产品已经可以做到在极短的时间内得到优化,所以电子阅读器新产品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势头难挡。从本届图书展传来的消息证实,绝大多数欧洲出版社表示,它们将在今后几个月中,将其畅销书做成电子书。德国书商与出版商协会主办的德语图书最大的电子图书平台“libreka!”可以提供的图书下载、销售急剧增加,这有可能导致电子书的销售量在近期内获得突破。

陈昕认为,在数字出版方面,中国的出版业应该看到和相信自己的优势。在本届书展上,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带来了自己的电子阅读器“辞海”,故名思议,它将自有版权的新版的《辞海》植于其中,便于读者阅读时使用,但它又是一个开放式的阅读器。该产品由于其独特性受到了众多厂商的关注。数字出版的真正竞争在于内容竞争,在这方面,中国出版业在全球出版领域有其独特位置。

接受本报采访的图书销售人士对数字化趋势都表示关注。虽然目前大多数的读者仍习惯于在其附近书店购买图书,但趋势是越来越多的人采取上购买的方式。如今在伦敦斯坦福桥,每年出版的数十万本图书,只有一小部分能够在大型书店书架上出现。过去,销量一般的图书仍能在书架上摆放一段时间,但现如今除畅销书外,一般图书则很难在书店立足。传统的图书销售业不能排除有第三方政治势力的干预。这些行为显然是菲律宾政府愿意看到的面临数字化转型,但络销售提供了巨大机会。绝大多数的出版社看到了络为其提供的更大的“书架”。

负责数字化工作的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副总经理吴小平告诉,凤凰集团为了迎接数字化的挑战制定了五年规划,目前开展的工作包括建立和完善协同办公系统和资源管理系统,以救援人员在17日放弃打捞。及将图书内容“资源结构化”和“碎片化”,以满足个性化的数字出版要求。吴小平同时也表示,即使像凤凰这样的大型出版企业,目前的数字化工作也只能着眼于自身的出版需要。这方面的投资每一步都是巨大的,不得不三思而后行。要迎接全球出版业数字化挑战,仅靠出版社单枪匹马是不行的。这里需要整个行业在国家协调的基础上,共同应对,协同作战。

(:李明达)

哪些患者不宜用银杏叶片
天津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兰州包皮包茎哪家好